红隼

红隼

超级太阳

1月5日13:09左右,地球过近日点,并且是在此后1000年内最近的近日点。日地距离0.983天文单位,或147.087兆千米。昨天没出太阳,今天补一张,反正也看不出来这个差别。

棕背伯劳

棕背伯劳

立交桥旁边的绿地是棕背伯劳的囿苑,各自划出一块地皮,像个老虎一样地巡视。

本月观鸟

树麻雀

这个月太阴冷了,一直没勇气跑出去看鸟子。最后一周天气忽然放晴,骑车到久违的湿地公园去转转。

一到公园,就看到了漫天飞翔的苍鹭和白鹭,树上重新建起了鹭巢。这个场面已经两年未见。公园大兴土木之后,休养了两年,它们最终放下戒心,还是回来了。

小白鹭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小白鹭繁殖羽,有点反季节啊

白骨顶准时回归了,每年12月,并且数目有渐渐增多的趋势。

白骨顶
谦卑的乞求和傲娇的微笑(白骨顶和小鸊鷉)

黑水鸡算是在这里安家了,各个鸟龄的都有,表明它们在持续稳定地繁殖。首次看到了嘴基刚刚发红的过渡色(下面第二图),补全了手里的图集。

黑水鸡幼鸟
黑水鸡亚成鸟
黑水鸡
恩爱夫妻

和暖的阳光下,湖边游人甚众。大人们指着水鸟,教孩子们说话:“看!鸭鸭~大鸭鸭带着小鸭鸭~”大人教孩子说话当然不用太认真啦,不过,目之所及,眼前的水面上,没有一只鸟是鸭鸭。

橱窗版“母子情深”
一脸戒备,擦肩而过

林鸟方面,有点荒。鹊鸲乌鸫白头鹎白鹡鸰白颊噪鹛珠颈斑鸠红头长尾山雀这些大菜鸟就不拍了吧……棕脸鹟莺只在树叶间“叮铃叮铃”地鸣唱,摸不着一点影子。稍微稀罕一点的菜鸟,北红尾鸲,在宜家门口的绿地上看到了一次。本月的加新是强脚树莺,按说应该常见的,但于我是第一次看到。

强脚树莺
北红尾鸲

成都蓉2号线

成都蓉2号线

成都西站到郫都的有轨电车蓉2号线,27号刚开通的。 同日开通的还有地铁5号线一二期和10号线二期。

排排坐

有轨电车轨道附近的村民找到了生活新乐趣,架起小竹椅,拎着保温瓶,排排坐,看电车。

看电车

小鸊鷉水下捕鱼

入水
下潜
惊动泥鳅
追击
捉到!
上浮
出水

小鸊鷉的水下捕鱼。一个猛子扎下去之后,它潜到水草中,惊起塘底的泥鳅,接下来就是和泥鳅比拼速度和灵活性的事情了。它在水下一直是睁着眼的,不是瞎摸。另外,它的动力全部来自蹼趾,下潜和探鱼时需要克服浮力,也全靠两脚推动。

白骨顶挠痒痒

日偏食

赤道附近的日环食,在中国只能看到日偏食。成都太争气了,从连日不开的阴沉中生生挤出一个多云!柔柔的太阳,又能看清又不刺眼。

食甚

人肉量角器

一个人在微博上提问金星,当然金星本身是很好认的,最近日落时在西南方看到的醒目亮星就它一颗。比较有趣的是,当我用Stellarium模拟当地当时天空、好打消他疑虑时,惊奇地发现,软件模拟的金星方位角和他用手机指南针测得的相同,都是233°!

这可真是一架人肉量角器了,233这个数字尤其233333333。

注:他的手机把经纬度标颠倒了,南昌是北纬28°东经115°。

三星堆

2016年7月30日所见
2016年9月25日所见
2019年12月14日所见

三星堆的这件“围裙”真是非常奇特。2016年7月30号,我第一次见到它时,它的两条“腿”是朝下的。过了短短两个月,9月25号,它的“腿”已经朝上了。阔别三年后,前天重逢,发现它又转了回来。可能它上面那些羽冠小章鱼似的花纹太难理解了。

进馆时和朋友说,三星堆不需要讲解的,除了年代很确定,其他一切都是谜,在“三星堆民确是地球人”的前提框架里,可以自由地猜想。三星堆馆方对这件“人身形牌饰”摆放方向的纠结,有力地佐证了我的这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