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2018年09月 ’ 归档

金色记忆

山竹的假寐

台风“山竹”跨越吕宋岛前后

山竹横跨吕宋岛之后,台风眼走着走着就没了?

都是假象,“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 合眼打个盹,脚一趟到海面,又来了精神。

动图由来自日本向日葵8号卫星的82幅图片合成。

文成公主是哪位度母的化身?

一直在中文网站上看到:藏胞认为,文成公主是绿度母化身,尺尊公主是白度母化身。查看松赞干布左衽服装时,忽然想认真核实一下这个认知。

查询英文站点的结果,白绿相反:尺尊公主绿,文成公主白。

英文维基上的尺尊公主词条

注重考据的英文维基百科也没有指明这个说法的来源。藏文资料搜不到,看不懂(这是主要原因!),还是从图片中寻找线索吧。

曾在2011年国博唐卡展上拍到《释迦牟尼佛迎请入藏图》唐卡,左上角颂子出现了“文成公主”字样,右上方云气(从公主手中宝瓶所生)所托主尊则是白度母。​

释迦牟尼迎请入藏图

《佛陀迎请入藏图》左上方偈颂

公主头顶云气里的白度母

所以,多数中文网站上的内容(很多是互相抄袭)说反了?

为了更好地核实右边所坐公主是文成而非尺尊,再多看一些细节。​

公主和松赞干布相对而坐,她座下的官员身着汉式服装。虽然官帽长帽翅是宋朝样式的,也不该有帽正,还不伦不类地挂了一串佛珠,还是能看出浓郁的汉式气息。和左侧(松赞干布一侧)群众的白头巾对比,汉族气息更浓郁。

左侧藏式和右侧汉式服装的对比

更有说服力的一个细节是公主座侧的珊瑚树瓷瓶,上面是八仙纹样。来自尼泊尔的尺尊公主一定不会有这样的瓷瓶。但我必须要说:八仙纹样出现在珊瑚树瓶上,跟公主座下的宋式官帽一样,也是个时空交错的bug——如同《封神榜》里的姜后泣而言曰:“古人云:‘粉骨碎身俱不惧,只留清白在人间。’”

公主座侧瓷瓶上的八仙纹样

所以,画面中的这位公主,从形象到文字说明,都可以确认是文成公主。其头顶云气里的形象说明,至少作画者认为白度母​是文成公主的本尊。

​自己的功课做得差不多了,就可以拿起电话,直接​打给藏族朋友了。他说:甲姆萨(文成公主的藏文称呼)是白度母,巴姆萨(尺尊公主的藏文称呼)是绿度母。

顺便说说,唐卡中的文成公主,也是入乡随俗的左衽呢。

左衽的松赞干布

松赞干布,图片来源布达拉宫

清代·铜鎏金松赞干布及二妃像(题图),扎什伦布寺藏,首都博物馆《天路文华》所见。松赞干布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化身,造像规范头巾中藏阿弥陀佛像。二妃是文成公主和尺尊公主,分别被认为是绿度母和白度母的化身。刚刚留意到他们的衣服左衽,查了一下布达拉宫造像(右)和敦煌壁画赞普像(下),果然都是左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