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博物馆 ’ 标签归档

成都博物馆

人体经穴漆木俑

人体经穴漆木俑

博物馆里的佛像

xi-an-beilin-buddha-sculptures

截图自述话题原委,就不赘述了。

在没有“禁止摄影”的默认场景里,博物馆里的佛像能不能拍?或者说,佛像能不能拍?

所谓“法无明文不为罪”,要想禁止人做某事,就得把禁止条款找出来明示。所有的佛教戒律都产生在照相机问世之前,所以不用翻《大藏经》,就可以确定无此条款。而主张“有”的,自己需要负责举证。

能想起来的最形似的规矩,是吐蕃历史上,热巴巾兴佛期间,立法规定“指僧人者截指。怒视僧人者挖眼。”这些过头的举措激起了贵族到平民的普遍不满。热巴巾三十多岁即遇弑,继位者朗达玛大肆灭佛,前前后后看下来,并非偶然。

照相机长了一副又指又瞪,罪不可赦的模样,我想,这大概是神棍们发明规矩的灵感来源?

有些寺院在佛像旁确实有“请勿摄影”的标牌——有劝人敬拜的善愿,也有无法分享赞叹的弊端——权衡之后,主人家可以立额外规矩,然而,某些人拿着这家的规矩,念给在别人家做客的人们,是为哪般呢?

在寺院里不让拍照的居士老太太,有时倒真不是管教人,而是怀着真心为你好的想法,怕你因为不敬而出事(佛菩萨不惩罚人,而是因果自作自受)。当然啦,怀着这种想法的老太太,劝起来都是特别特别慈祥,用词都非常非常和缓,不是“佛像是不能拍的,工作人员没有提醒吗?”

在讨论里,很多人把神棍当成了学佛人,各种辩论,各种极端割裂,越说越远。说得好像一方是文明的化身,另一方就是茹毛饮血一样。实际上,平凡世界里通行的礼仪,在寺院和博物馆,九成九是交叠适用的:脚步轻缓,悄声细语,不占路不挡道。即使在寺院里,倘若空间实在狭仄,僧人们也会劝阻占道磕头的行为。如果有人搬出寺院景点各种导游大喇叭的例子,我只能提请注意“无奈”和“鼓励”的区别。

bow-to-buddha-in-museum

在上海博物馆醍醐寺展览上
一位观众对佛像鞠躬
图片来源@文物医院
此展览禁止摄影

至于寺院和博物馆不交叠的部分,大抵是:寺院想让你了解佛教,相信佛法,而不想看到你以研究一个物体的态度,对佛像指指点点。博物馆希望你了解雕像的历史和作为背景的佛教知识,却不想看到你在展厅里铺下拜垫,大磕长头。二者虽不交叠,行止有度的话,却也不难做到两者都不冒犯。在佛教修行的范畴里,了解“佛菩萨的功德”也比盲目磕头更受鼓励。

最近我看到一幅图片:上海博物馆醍醐寺展览上,有一位观众对着佛像鞠躬。鞠躬这个动作,占地面积小,可以迅速完成,不妨碍其他观众,尺度把握得就不错。

对于有宗教背景的文物,非要强调其信仰含义,强迫他人接受神秘的规矩,这是病,得治。非要强调其物质世界的属性,嘲笑他人对文物所表形象的敬重,也是病,也得治。

用一句话说就是:各自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歧视?

帕特农神庙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 · 大英博物馆

帕特农神庙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 · 大英博物馆

《X战警·天启》海报被指歧视女性 图片来源腾讯动漫新闻

《X战警·天启》海报被指歧视女性
图片来源腾讯动漫新闻

看到《X战警·天启》的海报被人抗议歧视女性,真是觉得很莫名。天启那样掐着魔形女的脖子,是,确实是在对女性使用暴力,可天启本来就是个超级大反派,不和魔形女打架,难道还手牵手蹦蹦跳跳去逛街啊。

“忽视女性”是病,“任何话题都能想到男性女性”也是病,都得治。

大脑串线一个摩索拉斯王陵墓的《和阿玛宗人的战斗》浮雕,这里面的男男女女们混斗一团,互有胜负,真是挺平权。串线升级到帕特农神庙的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这里,战斗双方互有胜负。希腊人对跨越物种的战斗也做到了不偏不倚的刻画,这真是太让人灵魂升华了。

Halikarnassos-2

Halikarnassos-0

Halikarnassos-1

Halikarnassos-3

Parthenon-0

Parthenon-1

Parthenon-3

Parthenon-4

Parthenon-5
2009年、2010年摄于大英博物馆。

博物馆摄影系列——手机摄影初探

初来地球,自拍一张 青铜小立人·金沙博物馆·联想乐檬K32拍摄

初来地球,自拍一张
青铜小立人·金沙博物馆·联想乐檬K32拍摄

duang其实,第一次听说要写手机摄影指南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写,我就马上去写。第一我要试一下,因为我不愿意拍完了以后再加一些特技上去,照片duang一下,很酷、很炫,这样观众出来一定会骂我,根本没有这样的照片,就证明上面那个是假的。后来我也经过证实他们确实是后期的。我自己试拍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感觉还不错。后来我在拍的时候也要求他们不要加特技,因为我要让观众看到,我拍完之后是这个样子,你们拍完之后也会是这个样子!

严谨性免责声明:手机型号五花八门,软件更新目不暇接。为了行文流畅,此文中的各种叙述和论断,除非特别指明,请读者自行添加“大多数”、“几乎都”、“基本上”、“至少我用过的是如此”、“至少最新版本是这样”、“手机自带的基础摄影软件”之类的短语,何者适用即用何者。

这篇文章分为两大块:先是理论,探讨手机的摄影设备,后是实践,根据手机的设备特点,结合博物馆的环境,谈谈在博物馆里该怎么拍照片

马家窑文化·对鸟纹彩陶壶·联想乐檬K32拍摄

马家窑文化·对鸟纹彩陶壶·联想乐檬K32拍摄

手机的摄影设备

如果你感觉自己还是摄影新手,建议先阅读《博物馆摄影系列》。在那里叙述过的摄影原理,对于手机依旧适用。

然而,原理上适用的,实际操作时却未必摸得到。在《了解你的相机》一章末尾总结的七个步骤,到了iPhone这里,白平衡/色温、感光度、光圈、快门都不由我,只剩下三步:

  1. 睁开眼睛(摸出手机)。
  2. 评估一下博物馆的布光,和展品反差大不大?(曝光补偿)
  3. 评估一下展品的照明光源,是不是颜色古怪?(白平衡/色温)
  4. 评估一下展品附近的亮度,自己需要多敏感的视网膜?(感光度)
  5. 根据这个视网膜的质量,需要瞳孔放多大,才能进来足够多的光?(光圈)
  6. 需要在视网膜上累积多久的光线,才能看得足够清楚,又不至于拉丝重叠?(快门)
  7. 需要看清楚近处的这个碗边,还是远处的那个碗边?(焦距)

安卓手机还算比较开恩,把白平衡/色温和感光度留给我来控制。

从手机设计制造的角度来考虑,这些步骤被省略,则显得十分合理。下面我来详细解说一下。

手机的光圈值不可改变,比如iPhone 6s的光圈值固定在2.2,生写在技术指标里。光圈值既然是个固定的数,面对一定的光强,快门也没有可选择的余地。于是,手机能给我们的些许自由,无非是在它决策的基础上做做加减曝光的微调。

我们知道,除了进光量之外,光圈还用来控制景深。虽然大多数手机的光圈值都在2.0附近(此乃大光圈),在手机摄影时,却不能奢望所谓“焦内如钢刀般锐利,焦外如奶油般化开”的浅景深。手机镜头的焦距太短(4mm左右),对它来说,博物馆展柜里的物体都算远景,难以拍出虚实不一的效果。

下面三张照片,是分别用单反+50mm定焦、厚卡片(焦距12mm)和iPhone(焦距4mm)拍的。为了和iPhone的固定光圈公平对比,单反和厚卡片的光圈都设为2.2,拍摄距离都是半米(展柜典型值)。可以看到,手机片儿根本体验不到远近虚实的空间感。

F2.2 - Canon 5D Mark II

F2.2 – Canon 5D Mark II

F2.2 - Canon G16

F2.2 – Canon G16

F2.2 - Apple iPhone 6s

F2.2 – Apple iPhone 6s

小结一下:手机摄像头是个玩不出虚实花样的固定大光圈。它拍的片儿,和我们用单只眼睛看世界的效果类似,十分平庸。

联想乐檬 K32c36 感光度1600

联想乐檬 K32c36
感光度1600

接下来说感光度:回顾《了解你的相机》对感光度的概括:低感光度暗淡而画面干净,高感光度明亮却噪点多多。包括高端相机在内,各厂家对高感下的降噪能力没有统一标准。

iPhone的感光度由手机自定,安卓手机倒是还能人为设置一下。对于这个没有通行标准的参数,自己手机在高感下表现如何,了解一下没坏处。我的联想乐檬到了ISO-1600时,画面上的暗色调部分密布着彩色噪点,所以我会尽量避免使用这一档。

“可是,”手机撇撇嘴说,“你既然选我来拍照片,再在意画质就纯属矫情。”
无言以对。也许这是iPhone根本不提供感光度选项的原因:反正拍着玩的。

白平衡/色温:iPhone没有色温选项,拍完照片再编辑自调。安卓手机可以选色温,和纯相机区别不大,如果拍照时没选对,事后也可以再调。

小结一下:在手机的使用语境里,本来比较重要的感光度降为次要指标。色温反正能后期调整,自动手动都无所谓。

至此,我们比较了手机和专业/半专业相机的技术差别,列个表。

相机 手机
光圈 可手动调整 固定的大光圈
光圈对景深的影响 明显 不明显,难以虚化背景
快门 可手动调整 内定
感光度 可手动调整 有的可手动调整
白平衡/色温 可手动调整 有的可手动调整
曝光补偿 可手动调整 可手动调整

 
博物馆手机摄影技巧

在提出任何摄影建议之前,请读者老爷们先做两件事:一、关闪光灯。二、关快门声。这两件事做完,我们就进入了只读模式,成了行为优美的博物馆观众。并且,关闪光灯不仅是为了爱护文物和不扰民,它对照片质量至关重要。

闪光灯选项能在手机摄影界面上直接看到,iPhone和安卓手机都是如此。安卓手机的快门声选项则稍微隐蔽一些(和安卓手机的静音状态无关)。我在下面截图里示范它们的图标长相了。要确保它们被打上斜线。

iPhone侧面的静音拨片可以关掉快门声。

在博物馆关闭闪光灯

在博物馆关闭闪光灯

在博物馆关闭快门声

在博物馆关闭快门声

 

@柳叶氘的《炫而不眩》(上集|下集)大光斑的内容不适用手机。我们刚才分析设备时了解,手机无法把眩光或灯光扩成如梦如幻的大光斑。不过,利用大景深借远处的景还是没问题的,比如下面照片里的一动一静一古一今两群跳舞小人儿。

在《为什么要拍博物馆》一章我们说过三个渐进的目标:把展品拍清楚、拍得美、拍出故事来。其中,“拍得美”和“拍出故事来”这两个目标,和用手机还是纯相机的关系不大,《博物馆摄影系列》的多数章节——包括后期技巧——依然适用。所以在这篇文里,我们只说说怎么拍清楚

马家窑文化·舞蹈纹彩陶盆(复)·联想乐檬K32拍摄

马家窑文化·舞蹈纹彩陶盆(复)·联想乐檬K32拍摄

画质、照片尺寸之类的必要设置,我这里不多说。有一个没把“伤画质”写在脸上的项目,我提一下,就是“零秒快拍(Zero Shutter Lag, ZSL)”。这个选项为抢时间抓拍而设计,却以牺牲画质为代价。这个设置,究竟是只在锁屏界面启动相机时起作用还是全程起作用,我并未调查。谨慎起见,建议在博物馆摄影时关掉。

和纯相机比起来,手机摄影有三个极具特色风味的困难因素:抖动、反光、视野,下面逐一讨论。《挑战黑暗和反光》一章里出现过的内容,就不再重复。

抖动:纯相机拿在手里也会抖,然而,手机比纯相机轻得多。根据牛顿第二定律,质量越小的物体,其惯性越容易被克服。说人话就是:手机比纯相机哆嗦得更狠。另外,用指尖去点触屏上的“拍摄”键时,无论多么轻柔,对手机都是往前轻轻一推。

手上配重减缓抖动

手上配重减缓抖动

通过增加手上的负重,我们可以减缓手的抖动,例如用小手指勾住个小袋子,里面装点压秤的东西。要注意这个小袋子不要有长挂绳,否则刚解决掉抖动问题,又增加了一个单摆。如果挂绳确实长,就在手上多绕几圈。

这个配重,一瓶水的重量就行了,别弄得跟沙袋似的。万一引起肱二头肌的注意,恐怕胳膊会抖得更厉害。

点“拍摄”键的动作对手机的扰动,有两个解决办法:一个办法是在耳机插孔插快门线,就是自拍杆上那根。自拍杆上的好像拆不下来,有单卖的。iPhone耳机的音量+键也能触发一次拍摄。市面上有卖蓝牙快门的,也可以避免手指去捣屏幕。如果没有这些先进设备,另一个办法是定时,把手机设为点“拍摄”键后两三秒拍摄。两三秒后,手机已经稳住了。

反光:不像纯相机大多是黑色,很多手机外壳披金戴银,自己明晃晃的,很容易看到展柜上的影子。还有些小姑娘喜欢在手机背面贴亮片儿,再加上指甲油什么的,更是闪得眼都花了。所以这些在博物馆摄影时都不该有,或者,就买个进馆专用的黑色手机套,把手机背面遮起来。

好友审稿时加了一条:“据我所知,真的真的真的很多人拍照不对焦的,打开摄像头就拍!”我狂汗不已……提醒一下读者们:一定要先点一下屏幕画面里你最想拍清楚的位置(对焦),等看清楚之后再拍啊。

视野:手机摄像头算是个广角镜头,而不善于拍摄局部细节。手机摄像头的拉近推远、视野放大缩小,不是光学上的改变,而是由图像处理软件完成的,所谓“数码变焦”是也。当你把展品局部放大时,它并没有看到更细节的东西,只是把大图里的那个区域放大充满屏幕。所以,这种“放大”完全就是在糊弄事儿。为了得到真正的细节,你需要把手机尽可能地靠近展柜,如果馆方不禁止,贴到展柜上都行(还可以防止手抖和反光)。当然,如果不慎摸到展柜的话,事后别忘了擦干净。

但有一点要注意,当手机摄像头靠展品太近时,拍出来的照片会有畸变,就是大家恨得牙痒的烧饼脸效应。细节和畸变的权衡,就需要读者自己把握了。

哦,这华丽丽的星光啊! 大汶口文化·红陶兽形壶·联想乐檬K32拍摄

哦,这华丽丽的星光啊!
大汶口文化·红陶兽形壶·联想乐檬K32拍摄

 
再说两个关于明暗的话题,一是曝光补偿,二是“HDR”。

安卓手机设置曝光补偿

安卓手机设置曝光补偿
图例为猛减

曝光补偿的话题,在早先的《细说曝光补偿》里已经详解过。这里又提它,因为我觉得,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手机做得更好的地方,不晒真是可惜。

面对博物馆的光线环境,很多拿着单反的摄影爱好者,在试拍一两张之前,可能都不太有把握该加减多少。而在手机这里,所见即所得,可预见性相当好,测光和加减曝光都相当便捷。杰出代表是iPhone:点击屏幕对焦测光之后,屏幕上会出一个方框和一个小太阳,手指头往下拽小太阳就是减曝光,往上拽就是加。安卓手机用菜单来选,不如苹果快捷,但对照片效果的预见性还是能保证的。

然后谈谈HDR。前面几个操作截图上,大家可能也留意到了这个选项。在iPhone和安卓手机上,HDR现在都位于主界面。这个词是High Dynamic Range的缩写,汉语字面意思是“高动态范围”,嗯,依旧是个不好懂的词。简单粗暴地说,就是把图片的亮处压暗,暗处加亮,从另一种思路来解决“曝光补偿”想要解决的问题。

曝光补偿:图片整体加亮或减暗,只求被摄主体曝光正确。
HDR:图片各局部曝光各有升降,凡在视野里的都能露个脸。

那么,博物馆摄影该不该用HDR?这个问题不能轻易回答“是”或“否”,要从技术和审美两个方向来考虑:

技术上,先来了解一下HDR的实现原理。虽然你最后只看到一张照片,但HDR模式拍了至少三张:一张正常,一张减曝,一张加曝。然后手机综合分析几张图,如果看到“正常”照片里有过曝的部分,就从减曝片儿里把这部分合成进来;如果看到过暗的,则从加曝片儿里借。

这三张图不是同时拍的,就带来一个技术问题:如果画面里有运动物体,合成时就会出现“鬼影”。博物馆里的展品倒是不动,可是摄影师的手会抖。当然啦,手抖这种整体位移,HDR的图像处理还是能应对自如,然而强迫症患者会觉得不完美。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审美上来说,曝光补偿为被摄主体带来的纯粹感,在HDR这里,就消失了,因为无用的背景也被看到了。即使只是展品自身,我们特别想强调的光影对比——例如右边这种效果——在HDR模式下就不好弄。

然而,博物馆的展台灯光有很不理想的。同一件展品上的两个部位,你想让它们都出现在画面里。如果一处被照得晃眼,一处隐没在阴影里,那么HDR就是救星了。

比较一下实拍的两幅照片。陶寺文化的一件彩绘陶盆,在金沙遗址博物馆展出。现场布光照亮了陶盆的上半部,而下半部沉浸在阴影里——这是测试HDR效果的理想布光。第一张照片用减曝光拍摄陶盆的上半部,忽略黑暗的展厅和陶盆下半部。第二张开启了HDR,好消息是陶盆下半部亮了起来,坏消息是略毁注意力的展厅也被看清楚了。

陶寺文化·彩绘陶盆·使用减曝光拍摄

陶寺文化·彩绘陶盆·使用减曝光拍摄

陶寺文化·彩绘陶盆·使用HDR拍摄

陶寺文化·彩绘陶盆·使用HDR拍摄

 
总结一下

  • 关闭闪光灯,关闭手机模拟的快门声。
  • 画质:当心“零秒快拍”(ZSL)功能悄悄损画质。
  • 对焦:点“拍摄”前别忘了对焦。
  • 防抖:在手上增加配重,使用耳机插孔快门线或蓝牙遥控。
  • 消反光:黑色手机套,不要染指甲,不要给手机加亮片装饰。
  • 视野:不要用手机的拉近功能,而是努力靠近展柜,但注意大脸效应的畸变。
  • 曝光补偿:力争展品本身不过曝、不欠曝。忽略背景。
  • HDR:若展品自己明暗对比并无美感,并且隐藏了有益内容,应使用HDR。

陶土上的精灵

陶土上的精灵·黄河流域史前彩陶联展

陶土上的精灵·黄河流域史前彩陶联展

@金沙遗址博物馆 正在展出《陶土上的精灵·黄河流域史前彩陶大联展》,展期2016.04.26 – 2016.07.24。联展者,有七家文博单位贡献展品也:青海省博物馆甘肃省博物馆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山东博物馆茂县羌族博物馆。巡展到金沙之前,这个展览是山东博物馆的《大河上下》。

展览《前言》:“彩陶是中国史前陶器中最为绚丽多彩的艺术品。陶器上繁简不一的纹样,不仅显示出独特的时代与地域风格,也代表了不同的审美、信仰和风俗。中国的史前彩陶,从公元前5000年前出现,一直持续到公元前1000年前后,发展近4000年。其中,黄河流域是彩陶发现最为集中也最具特色的地区,并先后形成了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马家窑文化三个彩陶文化中心,各文化系统既独立发展,又相互影响。”

两个字概括博物馆规范

摩西像前的提示牌,上写: 请勿站在雕像前对团队解说

摩西像前的提示牌,上写:
请勿站在雕像前对团队解说

从程序员的视角来概括博物馆规范,就是两个字:“读”和“写”。

“读”是个接收信息的操作,不对博物馆做出改变。“写”是个输出信息的操作,会改变博物馆的环境乃至展品本身。

看馆是个读操作。开闪光、奔跑喧闹、乃至于偷窃、捣毁,都是写操作。

对于读操作,博物馆不应反感,或者应该鼓励。博物馆规范、限制、禁止甚至报警的,是写操作。

远到国博闪光灯事件,近到“跑男”进杭州博物馆事件,都是因为这些行为制造了强光、噪音、撞击的风险,是在“写”博物馆,所以引起人们的隐忧和争论。

而国博陈副官说“在博物馆拍照都很傻”,引起博物馆众多爱好者集体呛声,是因为陈副官批评了实应鼓励的“读”。

有些“读”,产生了令人不适的“写”,例如一个人抚展柜而盘桓,长期近距离霸占一个展柜摄影或临摹写生,快门声过于响亮密集,在方寸之地支起三脚架,侵占四五个人的空间,等等。

所以博物馆规范并不难记,不需要特别心虚地逐条查阅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牢记“读”和“写”的区别,时时问问自己:“我现在是在读还是在写?”就基本上可以做到“随心所欲不逾矩”了。

其实,“走进博物馆”也是个“写”,但如果没有它,则无法鼓励“读”,所以对这个行为并不禁止,但有规范或者限制。比如说:走进博物馆,可以,跑进,就不行。

永恒之城

IMG_6057

@金沙遗址博物馆 的《永恒之城》罗马展将在4月8日结束。展览选了来自罗马斗兽场、黄金宫殿、罗马国家博物馆、佛罗伦萨考古博物馆等馆藏的233件文物,沿着奥古斯都广场到君士坦丁堡的路线,试图向观众展现罗马帝国从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4世纪的遗址,还原古罗马500年的诸多生活场景。

微笑·汉景帝的地下王国

塑衣式彩绘女俑

塑衣式彩绘女俑

四川博物院《汉景帝的地下王国》特展

四川博物院《汉景帝的地下王国》特展

四川博物院正在展出汉阳陵博物馆的文物(2015年7月10日至9月10日)。这个特展的名字叫做《微笑·汉景帝的地下王国》,起“微笑”这个名字,应该是因为参展文物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大批面带微笑的陶俑。不论是着衣式还是塑衣式的陶俑,都面色平和,含春带喜。

这儿,“汉阳陵”读作“汉·阳陵”而非“汉阳·陵”,即汉景帝的阳陵。

着衣式行走武士俑

着衣式行走武士俑

汉景帝阳陵外藏坑着衣式陶俑出土现场资料照片

汉景帝阳陵外藏坑着衣式陶俑出土现场资料照片

前面提到两个词:“着衣式”和“塑衣式”,现在展开说一说。

所谓着衣式,其实出土和展出时都是裸体的。“着衣式”既然成了“脱衣式”,“着衣”从何谈起呢?这儿的“着衣”是相对于“塑衣”而言,就是说,陶俑的衣服是穿上去的、而非雕塑的一部分。但丝麻棉材料的衣服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很快就朽烂光了,只剩下光溜溜的裸体俑。右上图是大批着衣式陶俑出土时的宏大场面,考古人员宛如闯入了大叔天体营的沙滩聚会。上面大图里可以看到陶俑都是断臂模样,左右肩膀只剩两个孔洞。这些孔洞原本安装有木头胳膊,可是木头也都腐烂无存了。

所以,“着衣俑”和“裸体俑”这两个势不两立的词指的是同一样东西。展方为了重现当初安放陶俑时的盛况,精心打扮了两件陶俑给观众体会。

着衣式俑(衣服为复制品)

着衣式俑(衣服为复制品)

展出恰逢孩子们的暑假,有许多家长带着娃们来看展,却没有做好预习功课,也没有现场学习或应变的兴趣,结果面对这些裸体俑,就出现了尴尬场面。一个女孩儿甚至当场表示:“这个展览少儿不宜。”拽着妈妈离开了。这句话有种悖论式的微妙感,直白地说,这女孩儿意识到少儿不宜,说明她已经不是少儿了……

或许,真的是少儿不宜吧。看,这儿有件宦官俑,比起三大件齐全的武士们,宦官俑的小丁丁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小丁丁,只剩豆大的一丁丁了。

猛击阅读全文

霸·迷失千年的古国

铜甗

带有“霸”铭文的铜甗内壁

金沙遗址博物馆正在地下一层临展展厅展出《霸·迷失千年的古国》(2015.07.07 – 2015.10.07),展品丰富,展线有次序有逻辑,墙上图文说明信息量巨大。

2007年,因为一起盗墓事件,在山西翼城县隆化镇大河口发现了一座西周墓葬。考古人员从这座墓葬中发掘出大量带有铭文的青铜器,大量的礼器、玉饰、乐器、兵器、车马器暗示着墓主显赫的地位,青铜器铭文中反复出现一个字:“霸”。考古学家们猜想,这是一个实有封地、却被历史忽略遗忘的诸侯国。

不说废话,火速上图:

前面说过,这个特展的信息量巨大,挑几块展板感受一下。注意第六块还有个观众互动内容,从互动区的投票来看,参加互动的观众还真不少。
猛击阅读全文

耳杯

战国·曾·漆耳杯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

最近帮老友翻译博物馆的图录,很多器物找不到通用的译法,只好翻过去扫荡大博物馆的照片。

一边翻照片,一边补全过去常常忽略、却以为自己知道的小知识。

耳杯,国博的译法是Winged(翼杯),而非Eared。乍一看奇特,细想很正确。耳杯最初的名字是“羽觞”,两个“耳朵”实为翅膀。

当然,熟悉现代器物的人们也会说这不明摆着的嘛,护翼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