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博物馆 ’ 标签归档

鹿

金沙鹿苑

金沙遗址博物馆有个鹿苑。据说这块地皮在古代曾经生活着包括鹿、野猪、象的多种动物,养鹿算是发思古之幽情。

今天我第一次去,正好赶上了不常见的一件事。一头母鹿正在生产,据说早上六点已经破水了,但胎位不好,三个兽医忙到下午五点,还是没生出来。我担心母子可能都保不住……

拍到题图里的这张照片,母鹿的眼神让我想起了《佛说鹿母经》里的一段偈子。母鹿乞求猎人放她回去安排一下后事,她回到小鹿身边,悲叹道:

一切恩爱会,皆由因缘合。
合会有别离,无常难得久。
今我为尔母,恒恐不自保。
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金庸在《飞狐外传》里,又天衣无缝地接上了《佛说妙色王因缘经》的一段偈颂,令人潸然: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玉叶金枝

ming-maids

回头填坑,开头先乐一乐。

题图这俩人儿,越看越像排队参加民间寻宝类节目的群众啊。

那下面这俩,一个是主持人一个是专家吧。

 
《玉叶金枝——明代江西藩王墓出土文物精品展》是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和江西省博物馆联合主办的。关于这个展览的内容,我实在太懒,直接摘抄金沙博物馆的展讯说明

1368年,朱元璋推翻蒙古人统治的元朝,建立大明王朝。为了江山永固,他实行封藩制度,将皇子皇孙分封各地,此后相沿成规。其中,分封在江西境内的藩王有三大系:南昌地区的宁王系、鄱阳地区的淮王系以及建昌地区的益王系。

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考古工作成绩显著,宁藩王与益藩王系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有华丽的金器、蕴润的玉器、生动的陶俑、精美的服饰等,品类多样,工艺高超。衣衫袍服印证了明代服饰制度的等级森严;仪仗陶俑映衬了藩王生前的权贵显赫;礼仪用玉体现了明代的用玉体系,佩玉饰玉则是人们生活情趣的反映;各式妆佩首饰、金镶玉器,流光溢彩,充分展示了明代皇室生活的奢侈华贵。其中玉器最富特色,其造型、纹样以及雕刻技艺都代表了明代琢玉工艺发展的高峰。这批明藩王及其家族成员所配用的物件,不仅是他们真实生活缩影的写照,具有极高的观赏与研究价值,同时也是研究明代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珍贵实物资料。

白玉凤首金簪 1979年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京山明墓出土

白玉凤首金簪
1979年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京山明墓出土

 

三联楼阁金簪(复制品) 1958年江西省南城县明万历十八年(1590)益庄王夫妇墓万妃棺内出土

三联楼阁金簪(复制品)
1958年江西省南城县明万历十八年(1590)益庄王夫妇墓万妃棺内出土

国宝帮

所谓“元钧”

所谓“元钧”
来源@中国文物研究高飞

通过冀宝斋博物馆一事,我知道原来还有一个“国宝帮”,信奉“真正的国宝在民间,考古专业人士没见过的未必假”,由此神推理“民间收藏一定真”的结论,并断言:凡说他们藏品假的,都是伪专家。

然后,俺在微博上亲眼目睹了一朵国宝帮的奇葩,如果读者没耐心逐条看他的微博,可以通过右图感受一下,此图来自这么一条微博(若已删除很正常,因为最近常常有人踩),展示了三摞“元钧”十件套。为何说是“元钧”呢?微博里有评论对答:

@KuangchaoDai_Danmark:既然你在深圳。拿去香港检测啊。全世界现在暂时只承认英国和香港。。 (2012-12-28 16:17)

@中国文物研究高飞:香港碳14我也拿一个测为元代; (2012-12-28 16:20)

可是,亲,你就这么把元钧摞在瓷砖地板上展示?你不心疼它们的釉面?不怕折断底足?不怕一脚踢翻?你内心深处是不是知道货源充足、打个电话就能再订一套?再说这整整齐齐十件套是怎么回事?能还原出怎么样的生活场景?十个笔洗齐刷刷摆在案头,大号的涮排笔、小号的涮勾线笔?你有没有考虑过砚台的感受?

再看此人的微博ID,给自己定位也挺纠结的,有四个ID只用了一天就作废了(我是该有多闲):

2012.05.29 – 2012.10.31:文物鉴赏家2012
2012.11.08:文物鉴赏家
2012.12.03 – 2013.05.19:资深文物收藏鉴赏家
2013.05.28:文物研究三十六载苦辣酸甜老兵
2013.06.19:文物研究与收藏
2013.06.20 – 2013.10.15:中国文物研究
2013.10.29:文物研究
2013.11.05 – :中国文物研究高飞

这条“元钧”的博还不是头一个吸引我的,起初我完全是被一摞宋汝笔洗十件套(微博已删)震惊了——你说这宋朝到元朝的生活方式真连贯啊,干啥都是十件套——那套“宋汝”的正文是征聘经销商的,出手越快,提成越高。俺岂有不帮忙之理,把这条微博转发之后,引爆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笑点,大家一起来竞价,可惜是Dutch Auction,越喊越低,从八十八喊到二十二,还要货主包邮。经过一夜的轮暴,货主终于忍无可忍,把原博删了,次日压低了嗓子在自己主页里大骂

真他娘的扯蛋!混帐!我发图片让你买我东西了?让你粉我了?让你鉴定了?让你评价了?我发图片真与假和小混蛋有关系吗?你们的东西在哪里?别人没有点名让我评论的东西我那么多年评论过了吗?不自量的去你娘的怀中吸奶去吧!

其实与其说是大骂,还不如说是委屈的咕哝,后面这条就更加怨妇(俺把一票人马的微博链接配齐了,俺真是闲透了):

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不骂人他难受。自已没有东西就会窝里斗!有何意愿?我发图片是与下面等好友分享学习的。@玉言的世界 @长城艺术 @瓷之雅 @瓷器鉴赏 @古玩精品收藏家 @卜事正宗 @孔明与诸葛 @唐和唐珠宝 @太古山房古美术 @马明生中国著名收藏家鉴定家

意思基本上是说,他这批货是给知根知底的朋友们看的,原奔着酱油铺子去的群众忽然改道过来,搅了他的瓦缸批发生意,实在是不懂江湖规矩。好吧,倘若真是如此,微信对他们其实更合适。风和日暖时,大家各自晒晒假货,互相捧捧臭脚,自娱自乐,没人知晓,没人笑话。

以下是我的自娱自乐:

碰到笨人要帮扶。看见笨贼,打脸就行了,不能教他们长本事。 要想办法使国宝帮坚信:织物要挂着秀。瓷器要摞着秀。碳14最适合测无机物如陶瓷、青铜、石刻。年号和庙号要同时出现在落款里才正宗。Thermoluminescence这种伪科学的东西不要让他们听见。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先天不全的假货,晒宝时再用红色字体标注,纯属自毁形象。《笑海千金》有一则:“你若生疮,雪上加霜。”殆与此相类。不过我怎么可能传授给他们修图的本事呢?

关于首都博物馆“铜鎏金四世班禅喇嘛像”损毁的传言辨析

昨天早上,微博上的好友艾特了我一把,让我去看一组对比图。

图中是首博著名的“铜鎏金四世班禅喇嘛像”,一共三幅照片。第一幅是三年前所拍,第二幅是今天所拍,第三幅是两尊像之对比,可以看到,现在展台上的班禅喇嘛像,面部鎏金已经剥落,露出下面的铜色,也有明显的伤痕,好像被圆通快递经手过一样,惨不忍睹。

吓了一跳,差点手抖转发了。但有个名字引起了我的警觉,就是“阿忆”。印象里,他虽贵为媒体人,却没有什么判断力,转发多不靠谱(比如“风化”这个词的用法),所以我又对着照片细细看了一眼。然后我就发现,三年前的照片和现在的照片,

不 是 同 一 尊 造 像 。

不需要什么神秘的技能,就是简单的“找不同”游戏,稍有耐心的人,都能留意到两尊像的一些不同,无法通过简单的磕碰、剥落形成。我在图中列举了一处——班禅衣服上的细纹条数,相信目光敏锐的读者们能够找到更多。

首博所藏四世班禅喇嘛像 摄影@5DS一觉

首博所藏四世班禅喇嘛像
摄影@5DS一觉2010年

首博所藏四世班禅喇嘛像 摄影@5DS一觉

首博所藏四世班禅喇嘛像
摄影@5DS一觉2013年

所以,这不是文物保养事故,而是普通的展品休息:一个展品坐在这里很多年了,该回库体检、保养一下。或者是这样一种情况:一件展品借展出去了,原地空着不好看,就从库里找一件题材类似的展品出来顶缺。
猛击阅读全文

博物馆里坐卧的孩子们

@义务讲解员朋朋说

今天很多小朋友趴地板上,仰着小脑袋边听边看,可能有人会觉不卫生,不礼貌。孩子们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徜徉博物馆,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我喜欢这场景。(大朋友就别学了,大家过了这年纪了)下周末试讲地中海,下下周末考核,期待早日上岗。偶遇@四月公益四姑娘,阳光心情都不错。(图片@溜达着的猫

注意到反对的声音,认为孩子们在公共区域想坐就坐想躺就躺,而不在意其他观众的感受,不是正确的教育。

我的看法:

坐卧、追求舒适,是人的权利。在公共场合,反对的重点不是坐卧本身,而是坐卧位置、姿态、人数不恰当造成的堵路。俺对规矩不太看重,只要不堵路,俺也乐意坐着躺着。下面两图为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内景,这些照片是说:在博物馆可以很和谐地坐卧,并不会降低全民素质。

卢浮宫里坐着的孩子们

卢浮宫里坐着的孩子们

大英博物馆里倚墙而坐的年轻人

大英博物馆里倚墙而坐的年轻人

细看朋朋的那张照片,扎眼的不是娃,而是密密层层围着娃的家长们,实在很违和,要是能把他们赶走,感觉就好多了。

不管站坐卧姿态如何,人数是个根本的头疼问题,有一次参加@撷芳主人在首博的万历展讲解,人太多了,每次往展柜前靠时,都能挡住边上三五个展柜,另外撷芳也必须提高音量,理所当然地引起其他观众的不满。培养生力军、分散客流很重要,也方便孩子更舒服地坐卧。

可以试试进展厅前赶走过剩的家长们:

一、带领孩子和家长去一个安全开阔易寻的集散地,约定如果走失就到这里集合。
二、每个孩子挂一个集散地导引牌,一旦迷路,寻求工作人员的协助去往集散地。
三、家长们志愿报名,留最多三位陪团,责任是看好所有孩子们。
四、让其他家长自己玩去。

上面的照片里,卢浮宫的娃们穿的黄马甲很有用,方便家长找到万一丢失的孩子们,也方便工作人员留意到有孩子无人陪伴。但制作这个需要银子,得让@四月公益帮忙吆喝。

博物馆摄影系列——安全和礼仪

巴黎·柑橘园·莫奈《睡莲》展厅

巴黎·柑橘园·莫奈《睡莲》展厅

文章所涉内容多为无定论话题,读者必有不同意之处,我喜欢您的不同意。

题图是巴黎柑橘园美术馆的莫奈《睡莲》东厅,我选它作头图,因为觉得它很能扣题。《睡莲》就这样恬静地袒露在大家面前,依地面上那条一尺高的围栏和观众相隔。博物馆无疑对观众表示了极大的信任,而观众们也没有辜负这份信任。博物馆和观众双方,在文物安全和公共空间礼仪这方面,都谨慎地守住了自己的本分,并为对方提供了最大的便利。

我和国家博物馆在微博上的关系,是从“本分和便利”相关的一次吐槽建立起来的。国博翻新重开时,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在佛像和青铜展厅,@曲吉将灿童鞋蹲下来换镜头时,被展厅巡视低喝道:这里不许蹲坐。我们一下子炸毛了,黑暗的展厅里噼噼地响过一阵火星。在展厅里不好争执吵闹,于是到微博上来呛声:且不论“蹲坐”的原因如何,如果不想让观众坐地上,请给观众提供座位!……然后就和国博混熟了,后来和国博的小编童鞋们面基时,我们相逢一笑泯恩仇地:“原来就是你啊……来抱一抱……”

在首都博物馆大厅里跳绳

在首都博物馆大厅里跳绳
摄影:首都博物馆官微

现在,国博重开运行已经两年多了,进步十分快,比如,展厅的休息座位已经十分丰富,指示牌清晰很多,曾经喝斥观众的安保童鞋偶然也会客串讲解了。这时,俺却又深怀忧虑地注意到观众这边萌生的滥用公共空间的现象。国博提供的体面座位,一到中午,就能看到观众们四仰八叉地躺着,打呼的打呼,露点的露点。首都博物馆可以借这块地皮来哭诉一下带着孩子在大厅跳绳的行为

简单地表达厌恶、蔑视、或者一句“素质低”,既不解决问题,又只能造成对抗。我们还是想办法创造交流机会、促进沟通。这个系列的名字是博物馆展厅摄影,所以我就努力不跑题,专说和摄影相关的,而横躺在休息区座位上的、跳绳的、在展厅里吃吃喝喝的“观众”们,还是留给高人治疗吧(@义务讲解员朋朋这篇《讲讲博物馆的参观礼仪》相当全面)。

我理解很多观众不喜博物馆摄影,因此阅读本文也心情抑郁。但这篇文章,不是为了怂恿教唆摄影者触手外探,更多地占有公共资源,而是促请摄影者检视自己的行为,收敛自己的边界,更多地考虑博物馆和他人的感受。

猛击阅读全文

博物馆摄影系列——光、影、视角

释迦牟尼涅槃像·首都博物馆 摄影@踏刃而行

释迦牟尼涅槃像·首都博物馆
摄影@踏刃而行

前几天谈的,都是为了解决“如何把展品拍清楚?”,从装备和技术方面分享的硬道理,今天说的就是有关审美的内容了。艺术和审美是多样性的东东,所以,如果我在本章发表个人的审美见解,例如“某片比某片更美更有韵味”这种充满个人色彩的语言,读者老爷一定不要轻易相信或赞同。我所希望本文达到的目的,是启发大家,展品还能这么拍,还能那样拍,而不是把我低劣的审美眼光灌输到大家的头脑里去。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平淡的光影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平淡的光影

2005年5月我去卢浮宫,那时候是纯游客,怀着赶行程的心情,扫荡了一天。高人们看到这儿一定冷笑了:土鳖!一天逛完卢浮,是对她的侮辱!是的是的,我汗如雨下,所以我这不是又回来了么……2009年6月,我又有机会在巴黎出差一个月,这次就有大把时间了。除了周末之外,我还常趁下班后去一两个小时,每次只泡一个专题展厅:埃及、意大利绘画、希腊罗马雕塑。晚上的卢浮宫,人少且门票便宜,另外我还无意间发现,晚上可以遇到令人惊喜的美妙光影。

6月17日晚,安保们开始送客了,稀稀拉拉的观众顺着单向通道往外走,9点25分,路过阿耳忒弥斯时,我看到西沉的太阳从大窗户照射进来,月神身上洒满金色的光辉(下图),光影奇妙非凡,远非2005年扫馆的入狱档案型照片(左上)可比。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我们常常说、或听到别人说:摄影是光和影的艺术。在博物馆里,出于建筑条件和展品性质的原因,光影像卢浮宫这样有变化的不多。其实卢浮宫也不会随意让展品暴露在阳光下,只有石质文物才有此机会。大部分博物馆的展品布光是固定不变的,所以光影的变化就只有通过移动我们自己来获得。
猛击阅读全文

博物馆摄影系列——细说曝光补偿

弥勒菩萨·首都博物馆

弥勒菩萨·首都博物馆

前一章,我们讨论了怎么克服黑暗和反光,努力把照片拍清楚。这一章,我们要细谈一种特殊情况:本来有机会拍好的照片,却被相机的错误判断搞砸了。

在《了解你的相机》一章的最末几段,我举了2009年7月日全食的例子来说明,当整个视野的平均亮度和主体的亮度差异极大时,眼睛和相机都会误判形势。相机最多毁几张照片,眼睛则可能永久失明。

SONY DSC-P1 我的第一台数码相机

SONY DSC-P1
我的第一台数码相机

很多朋友可能拿过自己的第一部数码相机拍月亮,还记得看到照片时的心情么?我的第一部数码相机是2001年买的索尼DSC-P1(右图),当时算是高端产品,也是不折不扣的傻瓜机。当我拿它拍月亮时,它嚓地一声开始拍了,然后我没听到结束的声音,狐疑地端了很久,手高举在空中抖啊晃啊……总算拍完了,一瞧照片,彩色花斑的背景上悬浮着一坨圆滚滚的白色重影……嗯,你打开任意一款绘画软件,先用黑色充满背景,再拿圆橡皮擦在中间位置随机涂抹几秒钟,就得到我拍的月亮照片了。

那时我是不折不扣的摄影盲,惊奇了很久。现在我知道这是掉到“曝光补偿”的话题里了。人眼和相机都是根据整个的视野的明暗程度来调节自己的摄影参数,而不在意主体的实际亮度。特别是照相机,它连什么是被摄主体都不知道,它追求的是一种“平均灰度18%”的感觉,这个数字是人眼感到最顺溜的照片平均值。在博物馆里,如果背景占据视野很大部分,并且和展品明暗有反差,相机就会努力照顾背景的感受,而忽略展品嘤嘤的抗议声。曝光补偿就是要纠正它这个思路(另有“点测光”功能也可以解决此问题,用法稍微复杂些,就不推荐给这个系列的读者了)。
猛击阅读全文

博物馆摄影系列——挑战黑暗和反光

七牛虎耳青铜贮贝器·国家博物馆

七牛虎耳青铜贮贝器·国家博物馆

剧情预告:在《器材的准备》一章里,我提到过一件一物三用的神器。在今天这篇里,它的用途将被揭晓。 😉 这一章也会分享铁手训练法。

现在我们站在博物馆里了,开始直面奇异甚至严苛的光线。在博物馆摄影,有两个主要的困难:黑暗的展厅展柜玻璃的反光

人眼是个很矫情的东西,在现场看展时,它会开启自动修复功能,把被遮挡的部位补全,把杂乱的人群忽略,对环境既不觉得暗也不觉得乱;而到看照片时,它立刻开始挑剔在现场被忽略掉的东东:为神马这么黑?这么多杂光噪点色斑?背景里还有几个观众,一个还在抠鼻孔,啥时候拍进去的?肿马照片上还有自己的大脑袋在玻璃上的反光?

先试着解决黑暗问题

博物馆有多种布光方式,有用自然光的,有用灯光的,用灯光者又大致有明暗两种风格。卢浮宫的意大利画廊和大多数雕塑厅、大英博物馆帕特农神庙厅和埃及厅,使用大窗户或半透明的拱顶提供柔化过的自然光。故宫博物院文华殿(陶瓷馆)和首都博物馆的佛像展厅都是黑暗的展厅,被小范围照亮的展品漂浮在空中一样。国家博物馆的古代中国厅的灯光算是半明不暗风格,展品照明和背景差别不大。下面六幅图,左、中、右分别代表亮、暗(且明暗对比强烈)、折衷版。暗到多暗才算暗呢?

在我的眼里,只要景物暗到逼着照相机慢过1/15秒的,或者升ISO上800的,都算黑暗。经验上,大部分博物馆都黑暗,其实这是必然的:展品——尤其是织物、纸张、竹木、毛皮、骨角、彩绘,大多怕光,所以博物馆用的灯大都是低能冷光,照度也有控制。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拍照,常有下图所示的三个典型症状:照片黑,照片糊,照片花,或者它们的任意组合。

照片黑的原因很直观,黑么。

照片糊,是因为很多相机一见博物馆这阵仗,立刻把光圈放大,同时把快门时间调长,以努力多看一会儿,来获得足够明亮的成像。快门时间延长了,可人手却在不停地抖,最后照片就一塌糊涂了。

照片花,是因为相机可能会很聪明地把感光度(ISO)调高,这样曝光时间就不用那么久了。我们在《了解你的相机》里知道,ISO调高之后,噪点就会升上去,过高的ISO结果会把照片弄花。

环境黑暗是改变不了的,相机的噪点水平也是改变不了的,可以改变的就只有缩短快门时间,以及避免相机抖动了。所以请依次考虑这些措施:

猛击阅读全文

博物馆摄影系列——拍博物馆的动机和器材的准备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拍博物馆的展品?

首先有声音说:我不拍照,也反对在博物馆里拍照。我去博物馆是为了获取知识,体验美感。却没必要把这些体验带回家。实在要带回家的话,买博物馆官方的画册就行了,一定比民间的清晰专业。比如台北故宫博物院,就不让观众摄影,挺好的。

我钦佩这样的记忆力和不执着,不过稍微有个注解:很多博物馆摄影爱好者,是不可忽视的文化传播力量。除了同样的获取知识体验美感之外,他们对博物馆或展览的推广,甚至比官方做得还要专业:美,信息正确、丰富,启发思考,而且全程免费。

回到最初的问题来:为什么拿着相机去博物馆?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直接决定了你要使用什么样的相机。

你可能拿着相机围着展品转,为了研究展品每个角落的细节;
或者寻找全新的摄影角度,为了艺术和美的创作。
有可能一件件地无差别扫荡过去,为了飞速留住对这里的记忆。
有可能摆好剪刀手站在展品前,为了证明你来过见过(Veni, Vidi)。
还有可能“就是想拍”,拍完发个微博,就像饭前拍菜一样。
……

所有这些理由都对,不过我对“无差别扫荡”观赏模式有点话说。这种泡博模式介于认真型和休闲型之间,有点纠结尴尬。其实挺可惜的,一个人抱着价值不菲的相机,在展厅里一格一格地平移,每个展品前面来一张,眼睛不离取景器,连说明牌都不看一眼,相当于整个展览被照相机独享了。我提议看展的朋友们出了展厅之后能带出故事来,而不是猛贴照片,文字写:“这张名字忘记了,总之是名画。”

和我一道讨论这个摄影系列的国博的朋友这么说:

真的觉得他们太可惜了。宁肯看平面的,不愿意仔细观察立体的;宁肯看电子的,不愿意欣赏真实的。我觉得真正拍摄出好的有情感的有艺术性的文物照片的人,首先都是对拍摄对象有感情,仔细观察过的。所以咱们也应当提倡仔细观察,认真欣赏,在理解和热爱的基础上按快门。这也是咱们文物摄影爱好者和普通的专业摄影师或普通的摄影爱好者的最大区别吧。

猛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