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太阳 ’ 标签归档

金星凌日前的预演

太阳

太阳

6月6日金星凌日前的预演。预演的目的是找到最佳拍摄参数。这张照片的参数是:巴德膜,ISO-100,光圈f7.1,快门1/8000。

太阳表面的五个小黑点是太阳黑子,而不是相机CCD上的灰尘。原因:对着太阳的不同部位拍摄,成像位置不同,而黑点的位置相对太阳不变。

还可以看到明显的临边昏暗现象。

放置于第二拉格朗日点(L2)的设备的充电问题

位于第二拉格朗日点的仪器,怎么获得能源呢?我来算算看,它是否在地球本影之外。

地球本影长度 = 地球半径 x 日地距离 / (太阳半径 – 地球半径) = 6.371E3 x 1.521E8 / (6.955E5 – 6.371E3) = 1.406E6公里,140万公里长的本影,够不着L2(150万公里以外)。所以放置在L2的物体能够正常充电。放心了。

2009年日全食

2009年日全食 - 贝利珠

2009年日全食 - 贝利珠

2009年日全食 - 日冕

2009年日全食 - 日冕

杭州。

早晨六点爬起来,往窗外一瞧,天阴沉沉的,心里凉了半截。

八点,太阳竟然出现了,云层薄到足以让太阳在地上投下锐利的影子,而且不刺眼,简直都不需要戴护目镜了。 大家赶到钱塘江北岸,钱塘江铁路桥东侧,江畔的人行道上空空荡荡的,只有几个环卫工人偶然经过,好奇地看一眼我们架起的行头。

日全食如约而至,月球的影子从西方的天空横扫过来,我简直可以触到戴安娜的衣襟了。09:34:52,食既。太阳的右下边缘,粉红色的火光轻快地闪了几 下,倍利珠亮了起来,短短的两三秒,它在骤然变暗的天空中显得异常明亮。但只一瞬间,倍利珠就消失了,日冕像一只白蝴蝶一样,在黑太阳周围展开了翅膀。

江畔的人们一片欢呼。四围的地平线上浅浅地泛着光辉,那是月影没有遮住的一圈天空的余晖。头顶上的云已经完全散开,日冕丝丝缕缕的结构清晰勾勒出太阳的磁场:左方偏上是北磁极,右方偏下是南磁极。白蝴蝶的翅膀在太阳的低纬上空伸展开来。

五分钟很快过去了,月影的西边缘离开我们的速度也是奇快,转瞬间,西方明亮的天空就压了过来,太阳的右上方,红色光点又开始了跳动,生光倍利珠大放异彩,由于这时云量很少,它比食既的那一刹那更像一枚钻石戒指。

我们并没有等到复圆,就撤了设备去海宁去看钱塘潮。很快,天空也乌云四合,下午倾盆大雨。听说,当天,月影扫过的很多地方都是大雨,很多“最佳观测点”完全没看到太阳。我们的运气真是太好了,感恩!

 


背 景 资 料

今天发生2009年全球唯一的一次日全食。

这次日全食的月球本影自西向东横跨中国长江流域,而且发生在夏季的上午,对于中国的观测者十分有利。又因为月球刚刚越过近地点,而地球又刚过远日点,因此月球投在地球上的本影面积相当可观,行至沪杭地区时,直径已有三百公里左右。而不利之处在于长江流域正值梅雨季节,天气变化无常。

如果错过了这次的观测时机,下一次发生在中国的日全食是2035年9月2日(北京可见)。

中国全境可以见到至少日偏食,以下省会可见全食。由于月影总是自西向东移动,因此成都在08:07首先观测到初亏。上午09:11,月球本影覆盖成都,并以每秒一千米的速度向东飞奔。 09:37,本影遮蔽上海,09:42从杭州湾离岸出境。在所有可见全食的省会城市中,武汉、杭州和上海一带是最佳观测位置,可以看到近六分钟的全食;而最差的观测点是成都,从食既到生光尚不足三分钟。

城市 初亏 食既 食甚 生光 复圆
成都 08:07 09:11 09:13 09:14 10:26
重庆 08:08 09:13 09:11 09:17 10:30
武汉 08:15 09:24 09:27 09:29 10:46
杭州 08:22 09:34 09:37 09:40 10:59
上海 08:24 09:37 09:39 09:42 11:01

其他可见日全食的城市有:雅安、乐山、自贡、资阳、泸州、南充、江津、恩施、宜昌、荆州、荆门、黄石、九江、安庆、铜陵、池州、黄山、芜湖、无锡、苏州、湖州、绍兴、嘉兴、宁波、舟山。打擦边球的城市有:(月影以北,需要向南走才能见到全食)德阳、达州、六安、合肥、马鞍山、常州。(月影以南,需要向北走才能见到全食)张家界市(武陵源可见)、常德、岳阳、庐山景区、景德镇、金华、义乌。

视频:2009年日全食,月影扫过中国长江流域(大圈是半影,小圈是本影,本影内可见日全食)
此视频由Starry Night Enthusiast模拟生成

日偏食

2007年日偏食

2007年日偏食

北京时间早晨十点三十二分,北京日偏食食甚。

以上是天文预报。天气预报则说,今天北京小雨。

我们来瞧瞧,从太阳的角度来看,这次日偏食是什么模样。图像由Starry Night软件模拟。可以看到食甚时,月球正掠过中国上空,半影覆盖中国全境,只是本影高了些,擦着我们的头顶投到太空里去了。

日浴高原

从雅安到泸定方向的车穿越二郎山隧道之后,很快就会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从这里可以远远地看见大渡河。而真正让我记住这里的,是它动人的名字:日浴高原。确切地说,我还不是太清楚,“日浴高原”究竟是这个地方的名字呢,还是风景的名字,就像“云起黄山”一般。山谷里有一块高地,顶是平坦的,上面有几户人家,几块开垦过的田地。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哪怕一路行来云遮雾罩,到此也总是阳光醉人。记忆最深的一次,是2005年10月路过此地时,空中浓云密布,却开出一隙天光,不偏不倚地照射在那块高地上。

下午一点半到了道孚,大街上空空荡荡的。快过年了,车都歇在了家里。在大街上寻了许久,遇到一辆车,听说我们要进玲珑寺,开了个二百七十块的单程天价。给玲珑寺的管家巴登打电话,方知他已经回到山谷外的家了。他告诉我们用不着今晚进山,明早也不迟,因此找个车到他家就行了。三点钟,有一位司机问我们去不去炉霍方向,而且车费并不贵,二十块一个人。我们说,我们不到炉霍,在玉麦比村就下。他问:是不是到巴登家?——暗号对上了。晚上六点,我们到了“著名的巴登”家。

水星凌日

水星凌日。 在北京,凌晨3点13分53秒时,水星已经进入太阳圆面,可惜此时看不见。 6点56分7秒,太阳带凌而出,水星于8点9分37秒移出太阳圆面。

天文学家和物候学家

北京的杨树柳树还是绿油油的,有些树却已经掉光叶子了。

据说,落叶乔木判断落叶的时机,是根据日照时间的长短,随着冬天的到来,太阳一天一天地挪向南方, 植物感觉到了,就开始落叶了。

看来,杨树柳树不是这样的天文学家,更像是物候学家吧。

金星凌日

2004年金星凌日

2004年金星凌日

金星凌日。 这次金星凌日的最佳观测点在亚非欧,完全与美国无缘。文章里的图片都是由Starry Night软件模拟。

黄道面和金星围绕太阳的公转面有两个交点。 每年6月8日前后,地球运行到金星的降交点; 12月10日前后,地球运行到金星的升交点。 如果金星恰好正在通过地球所处的这个交点,太阳、金星和地球就会精确地排列成一条直线,在地球上就会看到金星从太阳的圆面上掠过, 而在太阳上的某些地方,则可以看到金星完全遮掩地球。

在地球上只能看到地内行星即水星和金星的凌日现象。 而金星凌日比水星凌日罕见得多。 究其原因,是因为水星距离太阳较近,公转速度比金星快,地球通过其公转交点时,它正好也跑到这里的机会比较多。 243年是金星凌日最稳定的长周期,每个周期内可以看到四次分布不均匀的金星凌日,其间隔时间分别是:8年、121.5年、8年、105.5年。 也就是说,一个人有可能一生中看到两次金星凌日——如果生而逢时且活到113岁以上,也许可以看到三次—— 很怀疑第一次看得懂不,第三次看得动不),也可能一次也看不到。

上次金星凌日是北京的1882年12月6日晚上到次日凌晨,所以我没看到。 还好下次金星凌日在2012年6月6日就会发生,而且北京还是能看得到。 如果再错过,这一生看金星凌日的机会就用完了。因为再下次就是2117年12月11日了。

2004年金星凌日

2004年金星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