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手绘 ’ 标签归档

手绘无名鸟

看到这么一段描述鸟的话:

石鸡 图源鸟类网

鸟撞在我家玻璃上,不知道是什么鸟。体长在20到30cm,浅灰色羽毛,红色嘴。喉部是白色羽毛,红色眼圈,眼前和贯眼纹是黑色的。尾下腹(覆)羽白色。

根据这段文字描述作个草图,真的认不出是个什么……

问问题的人最后传上照片来了,是只石鸡(如右图)——文字描述太抓不住重点特征了……

 

以前还遇到过一段这样的描述:

进山就在山路边的林子里看见这一群新来的中等体形的鸟。顶冠两边灰,中间黄(也可能不是这种配色,总之是三道纵纹)。嘴颜色很正的黄色。喉,颈至肩灰色,胸棕红色,下腹灰白色。背部上部的三角区域是棕底上布满黑,黄的点,很漂亮,往下的在翅羽中间一直到尾部的区域则是浅黄色的一道大纵纹。最主要的特征,是初级,次级飞羽是显眼的黑黄相间。 集大群,在林中地上食掉落的树籽,记得好像是本槐的树籽。

燕雀 图源鸟类百科

虽然看着很毛糙,上面这个图画得还是很走心的。起码,嘴形短厚,是根据“吃树籽”的描述来推测的。

我建议他去查查“鹀属”、“燕雀”、“金翅雀”、“黄雀”等词条,尤其要留意一下燕雀。结果他说,燕雀(右图)正是他看到的鸟。

记梦

dream-20060914

在北京打车赶飞机。车行一会儿,司机让我地图定个位,我一看,到和平里了(梦里的机场在南四环,和平里在北三环),司机说,再走六个小时就到了。我这才发觉,乘的是脚踏黄包车,不禁慌张起来,说不行不行,这样赶不上飞机了啊,我要换车。司机说不怕不怕,我有个弹力装置,可以直接送你上飞机。我说,不走正常安检是违法行为,我还是换车吧。司机勉强同意了,收了我车费二百多块钱,这脚踏出租车真够黑的。

膝盖

IMG_0099

human-bird-fly

小时候疑惑过,为什么人腿膝盖朝前,鸡腿膝盖朝后(猫狗马的后腿也是)。后来知道,鸟腿露出的大部分其实是小腿和脚掌,而“膝盖”是脚跟。肯德基的炸鸡腿实际上是鸡小腿。

用人来摆姿势的话,苍鹭就是右图这样飞的,以及,大公鸡就是下图这么走路的。

human-rooster-walk

同胞

chinese-at-overseas-airport

番邦机场看到的典型同胞形象,太深刻,印到了脑子里,必须手绘一下:一家四个或者五个,各瞅一边,眼神空洞。爷爷奶奶站得远远的只管抱孩子。爷爷奶奶一般都穿西装+旅游鞋,儿子儿媳似也乐意让家长保持这种打扮。

九奶奶点评:证明早期留学生都是肯吃苦上进的苦孩子,品味跟不上学历。

手机绘画软件是Autodesk SketchBook Mobile

记梦

dream-20160430

原委忘掉了,大约是繁重体力活需要人手,玩了点法术(并不知何时学会的)变出一队小兵帮忙。事情办完了,小兵们列队出城回营。但他们来自虚无,无营可回,走到城门界时,陆续变成火光,呼呼地消散了。

剩下六七个,拍拍他们肩膀,了却了两三个顿悟自己没身体的。言语提醒“孩子,你去哪儿?”又散掉了两个顿悟自己无处可去的。

最后剩下两个,无论如何不再消失,还跟我有说有笑的。两个凭空冒出来的大活人需要我养活,被愁醒了。

手绘红头长尾山雀

红头长尾山雀手绘过程

红头长尾山雀手绘过程

绘画软件支持图层,这对用手机画写生很有利:起稿不需要担心犯错,反正更正式的稿子画在另一个图层上,逐次迭代改良就好。第一稿的山雀画得头大身小尾巴长,改正很容易:把这个图层克隆一份,其中一份,单留下鸟头,稍稍缩小一下,再拼接回原来的图层,修整一下连接处就可以了。

手机绘画软件是Autodesk SketchBook Mobile

手绘莫高窟159窟菩萨

莫高窟159窟菩萨 Autodesk SketchBook手绘

莫高窟159窟菩萨
Autodesk SketchBook手绘

看到@动脉影 贴的莫高窟159窟菩萨的原作与张大千“临摹”对比,不啻云泥。两幅菩萨的表情,就像“以为情人来,开门见备胎”。按理说,张大千这幅不算临摹,而是创作了,只是他理解不了菩萨欢喜的心境,下笔只见呆傻。

愚人喜欢说: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虽然强词夺理,无须一驳,但这么个简单画面还不至于把人难倒。我也摹一幅吧,起码得让菩萨笑出来啊。手机绘画软件是Autodesk SketchBook Mobile

莫高窟159窟菩萨原作和张大千临摹对比

莫高窟159窟菩萨原作和张大千临摹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