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摄影 ’ 标签归档

白额高脚蛛

在一只盒子里发现一套白额高脚蛛蜕下来的皮,环抱姿态的直径大约13mm。拿出来时没考虑到它很脆,折断了其左前腿,楞把断腿摆回去拍的(腿毛太浓郁,完全摆回去不可能)。图一看毒牙,图二看眼睛,图三把它翻过来,看蜕皮的出口。 ​​​​

后记:再细细看一番图三,才发现折断的实为左后腿。图二摆错位置了……怪就怪蜘蛛长得太小,不拍下来完全看不清。已经扔掉了,没法拿回来重新拍了……

玉汇金沙

商周玉鹿

寿带

寿带

寿带

成都。瞥见一只栗色的什么鸟飞过去了,直觉没看到过,枝枝叶叶的,又暗又逆光,但还是抓到两三张,放大一看:寿带!今天鸟品不错,虽然只是个雌鸟,也很满意了。 ​​​​

月合毕昴太白

月合毕宿太白

四点半上楼顶看月亮。按下电梯按钮后,听到下面电梯门开合,还有高跟鞋的橐橐声。坏了,有人上来,还是个女生,一会儿在我这层停下来时,会不会吓死她。默默地把长焦从身前移到身侧,别让人以为我端着枪。饶是如此,电梯门打开时,里面的大姐还是吓得喊出来了。可我要是躲着不进去,她又会以为闹鬼…… ​​​​

月合毕宿五

月合毕星团

月合毕星团合金星

月合毕星团合金星,昴星团

月合毕星团合金星,曙光

月合毕宿五合金星,醒来的成都

小黄人摆拍

白额高脚蛛

白额高脚蛛(若蛛)

地板上发现一只小蜘蛛。多小呢?所有的脚全部展开大约是15毫米,拍摄背景是纸张纹路,右下角基本上是原尺寸。拍的时候还不认识它,把图片放到100%,忽然就认识了,因为放大之后,就是它长大后的尺寸啊!

忧心忡忡:森林里看到小老虎,就知道附近有大老虎。看到大老虎,就知道林子里还有鹿。白额高脚蛛的“鹿”,是蟑螂……

后记:7月23日,家里发现第三只白额高脚蛛若蛛。这次的发现让人松了一口气,它嘴里衔着个广六眼幽灵蛛,也就是说,要想养活它们,家里不一定非要闹蟑螂。

猎获广六眼幽灵蛛的白额高脚蛛(若蛛)

波纹花蟹蛛

波纹花蟹蛛

房间里发现一只波纹花蟹蛛(Xysticus croceus),原物很小的(右下角放个原物尺寸),体长五六毫米,最长的前两对腿展开,得有十五毫米。 ​​​​

敦煌

丝路之魂


“佛光”

鸡足山楞严塔·摄影者“大理大学鲍老师”

朋友发来一张微信上的图片,让我分析其真实性。图片的配词说:

大理鸡足山的楞严塔佛光,太阳把塔的倒影投射在云中,佛光出现了半分钟,被大理大学鲍老师拍到,机缘巧合,鬼斧神工。殊胜吉祥。

起初我认为一定是作弊了的,因为“佛光”这种光学现象发生时,人位于太阳和“佛光”之间,如果图中的“佛光”需仰视才见,那么太阳只好在身后脚下,这是不可能的啊。

就算我们允许太阳出现在身后脚下,由于太阳光形成的影子是个逐渐收缩的锥形,“投向云中”的影子只可能比塔小,塔会完全遮挡影子,地面上根本无法看到影子包着塔的效果。

如果想看到比塔远而大的影子,除非像下图一样布光:小光源放在塔和人之间。太阳不是小光源,也没法放到这里来。

但本着谨慎的态度,我又想:万一,只是叙述者随口使用了“佛光”这个词呢?

心里抛开“佛光”的概念和叙述者的一切抒情描写,不偏不倚地再看看这张图片,就明白了:各主体的位置其实是:太阳-塔-云雾-摄影师(原叙述以为是太阳-摄影师-塔-云雾)。太阳在塔后,从高处照下来,塔的影子投到近处的云雾上。影子距人比塔近,看起来就能包着塔。至于“佛光”,则是普通的日华。

这样也能解释塔身的逆光阴暗效果,因为太阳在塔后啊。

楞严塔高四十多米,相当于普通居民楼的十三层,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鸡足山顶,楞严塔和地面人群之间有云雾是很正常的。

所以图片没作弊——或者说,运气很好的话可以不通过作弊来获得。只是描述这个景观的人,对光影的形成原理存在误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