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摄影 ’ 标签归档

猫和“老鼠”

假山上打盹的猫

假山上打盹的猫

假山上的四川短尾鼩

假山上的四川短尾鼩

小区的水中假山上,一只猫在懒洋洋地打盹。另一座假山上,一只四川短尾鼩(Anourosorex squamipes)忙忙碌碌地寻找回到陆地的道路。

四川短尾鼩

四川短尾鼩

四川短尾鼩

四川短尾鼩

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水中假山上的,水里已经淹死了两只,可能是它的弟兄姐妹,一只已经巨人观(巨鼠观?),另一只已经白骨化,脊柱、头骨、下颚都能看清楚了。水池直上直下,根本没有路回到陆地上去。鼩鼱特别怕饿,别的都烂成骨头了,在这光秃秃的假山上,不明白这只怎么能撑这么久。

两具短尾鼩的尸体

两具短尾鼩的尸体

试着去抓它时,它爬到了够不着的位置。只好在它曾经爬过的位置搭个十几厘米宽的桥,看它运气如何了。

白额高脚蛛

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

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

细腰蜂擒获白额高脚蛛

细腰蜂擒获白额高脚蛛

第一次看到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的活体,就在屋子里。四天前刚刚看到这种动物,那时,它被一只细腰蜂施了全身麻醉

这种巨大的蜘蛛是蟑螂的天敌。我已经多年没见过蟑螂,现在在屋子里发现了这位蟑螂猎手的踪迹,实在很担心:有老虎的地方不太可能没有鹿。

比例尺:图片里印章的边长相当于一厘米。

麻醉师

Chlorion-aerarium-1

Chlorion-aerarium-2

Chlorion-aerarium-3

一只泛着乌蓝色辉光的细腰蜂(疑Sphex或Chlorion)拖着战利品——被它麻痹了的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过马路。这件货显然太大,它拖得很吃力。拖几步,歇一歇,最后还是搞定了。我看着它们消失在草丛下面,想来蜘蛛要被封到泥室里去了。

下一步,细腰蜂会在蜘蛛身上产卵。小蜂孵出来以后,就以蜘蛛为食。它们啮食时会本能地避免咬到蜘蛛的神经系统,这样,蜘蛛的机体直到最后还是个“活的”,保证食物的新鲜。

关于尺寸:细腰蜂大约三厘米长,白额高脚蛛的身体粗细约一厘米,八肢伸展开来约十二厘米宽。

歧视?

帕特农神庙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 · 大英博物馆

帕特农神庙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 · 大英博物馆

《X战警·天启》海报被指歧视女性 图片来源腾讯动漫新闻

《X战警·天启》海报被指歧视女性
图片来源腾讯动漫新闻

看到《X战警·天启》的海报被人抗议歧视女性,真是觉得很莫名。天启那样掐着魔形女的脖子,是,确实是在对女性使用暴力,可天启本来就是个超级大反派,不和魔形女打架,难道还手牵手蹦蹦跳跳去逛街啊。

“忽视女性”是病,“任何话题都能想到男性女性”也是病,都得治。

大脑串线一个摩索拉斯王陵墓的《和阿玛宗人的战斗》浮雕,这里面的男男女女们混斗一团,互有胜负,真是挺平权。串线升级到帕特农神庙的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这里,战斗双方互有胜负。希腊人对跨越物种的战斗也做到了不偏不倚的刻画,这真是太让人灵魂升华了。

Halikarnassos-2

Halikarnassos-0

Halikarnassos-1

Halikarnassos-3

Parthenon-0

Parthenon-1

Parthenon-3

Parthenon-4

Parthenon-5
2009年、2010年摄于大英博物馆。

土星冲

土星 2016.06.05

土星 2016.06.05

刚刚经过冲日点两天半的土星。2016-2017年,土星光环倾角极大,椭圆小草帽的模样十分明显。

web-weaving

蜘蛛在结网,大概对接下来几天的天气很乐观吧。

后记:蓝天大太阳持续了整整三天,这在“蜀犬吠日”的成都,简直是大旱。

红颜白发

红颜白发

红颜白发

燕子

IMG_0795

又见这家小燕子,两个星期前只数出四只小脑袋,现在它们长大了,窝里装不下,只能齐刷刷地排在门口,原来共有五只。父母轮流来喂它们,而且也不飞远,就在它们目力所及处捉虫子。它们的脑袋跟着父母的方向,转到左,转到右。父母飞近时,一齐大开口;父母一离开,则立刻冷漠脸。

IMG_0808

IMG_0805

IMG_0823

IMG_0796

IMG_0816

IMG_0828

苍鹭

IMG_0730

苍鹭用嘴巴直接戳穿鱼身,挑出水面飞走了。够稳,够准,够狠。

IMG_0732

IMG_0737

IMG_0739

街拍

蚂蚁放牧蚜虫

蚂蚁放牧蚜虫

随手街景

随手街景

正在试图找到彩票中奖规律的老头儿

正在试图找到彩票中奖规律的老头儿

纫针

纫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