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摄影 ’ 标签归档

博物馆里的佛像

xi-an-beilin-buddha-sculptures

截图自述话题原委,就不赘述了。

在没有“禁止摄影”的默认场景里,博物馆里的佛像能不能拍?或者说,佛像能不能拍?

所谓“法无明文不为罪”,要想禁止人做某事,就得把禁止条款找出来明示。所有的佛教戒律都产生在照相机问世之前,所以不用翻《大藏经》,就可以确定无此条款。而主张“有”的,自己需要负责举证。

能想起来的最形似的规矩,是吐蕃历史上,热巴巾兴佛期间,立法规定“指僧人者截指。怒视僧人者挖眼。”这些过头的举措激起了贵族到平民的普遍不满。热巴巾三十多岁即遇弑,继位者朗达玛大肆灭佛,前前后后看下来,并非偶然。

照相机长了一副又指又瞪,罪不可赦的模样,我想,这大概是神棍们发明规矩的灵感来源?

有些寺院在佛像旁确实有“请勿摄影”的标牌——有劝人敬拜的善愿,也有无法分享赞叹的弊端——权衡之后,主人家可以立额外规矩,然而,某些人拿着这家的规矩,念给在别人家做客的人们,是为哪般呢?

在寺院里不让拍照的居士老太太,有时倒真不是管教人,而是怀着真心为你好的想法,怕你因为不敬而出事(佛菩萨不惩罚人,而是因果自作自受)。当然啦,怀着这种想法的老太太,劝起来都是特别特别慈祥,用词都非常非常和缓,不是“佛像是不能拍的,工作人员没有提醒吗?”

在讨论里,很多人把神棍当成了学佛人,各种辩论,各种极端割裂,越说越远。说得好像一方是文明的化身,另一方就是茹毛饮血一样。实际上,平凡世界里通行的礼仪,在寺院和博物馆,九成九是交叠适用的:脚步轻缓,悄声细语,不占路不挡道。即使在寺院里,倘若空间实在狭仄,僧人们也会劝阻占道磕头的行为。如果有人搬出寺院景点各种导游大喇叭的例子,我只能提请注意“无奈”和“鼓励”的区别。

bow-to-buddha-in-museum

在上海博物馆醍醐寺展览上
一位观众对佛像鞠躬
图片来源@文物医院
此展览禁止摄影

至于寺院和博物馆不交叠的部分,大抵是:寺院想让你了解佛教,相信佛法,而不想看到你以研究一个物体的态度,对佛像指指点点。博物馆希望你了解雕像的历史和作为背景的佛教知识,却不想看到你在展厅里铺下拜垫,大磕长头。二者虽不交叠,行止有度的话,却也不难做到两者都不冒犯。在佛教修行的范畴里,了解“佛菩萨的功德”也比盲目磕头更受鼓励。

最近我看到一幅图片:上海博物馆醍醐寺展览上,有一位观众对着佛像鞠躬。鞠躬这个动作,占地面积小,可以迅速完成,不妨碍其他观众,尺度把握得就不错。

对于有宗教背景的文物,非要强调其信仰含义,强迫他人接受神秘的规矩,这是病,得治。非要强调其物质世界的属性,嘲笑他人对文物所表形象的敬重,也是病,也得治。

用一句话说就是:各自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猫和“老鼠”

假山上打盹的猫

假山上打盹的猫

假山上的四川短尾鼩

假山上的四川短尾鼩

小区的水中假山上,一只猫在懒洋洋地打盹。另一座假山上,一只四川短尾鼩(Anourosorex squamipes)忙忙碌碌地寻找回到陆地的道路。

四川短尾鼩

四川短尾鼩

四川短尾鼩

四川短尾鼩

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水中假山上的,水里已经淹死了两只,可能是它的弟兄姐妹,一只已经巨人观(巨鼠观?),另一只已经白骨化,脊柱、头骨、下颚都能看清楚了。水池直上直下,根本没有路回到陆地上去。鼩鼱特别怕饿,别的都烂成骨头了,在这光秃秃的假山上,不明白这只怎么能撑这么久。

两具短尾鼩的尸体

两具短尾鼩的尸体

试着去抓它时,它爬到了够不着的位置。只好在它曾经爬过的位置搭个十几厘米宽的桥,看它运气如何了。

白额高脚蛛

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

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

细腰蜂擒获白额高脚蛛

细腰蜂擒获白额高脚蛛

第一次看到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的活体,就在屋子里。四天前刚刚看到这种动物,那时,它被一只细腰蜂施了全身麻醉

这种巨大的蜘蛛是蟑螂的天敌。我已经多年没见过蟑螂,现在在屋子里发现了这位蟑螂猎手的踪迹,实在很担心:有老虎的地方不太可能没有鹿。

比例尺:图片里印章的边长相当于一厘米。

麻醉师

Chlorion-aerarium-1

Chlorion-aerarium-2

Chlorion-aerarium-3

一只泛着乌蓝色辉光的细腰蜂(疑Sphex或Chlorion)拖着战利品——被它麻痹了的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过马路。这件货显然太大,它拖得很吃力。拖几步,歇一歇,最后还是搞定了。我看着它们消失在草丛下面,想来蜘蛛要被封到泥室里去了。

下一步,细腰蜂会在蜘蛛身上产卵。小蜂孵出来以后,就以蜘蛛为食。它们啮食时会本能地避免咬到蜘蛛的神经系统,这样,蜘蛛的机体直到最后还是个“活的”,保证食物的新鲜。

关于尺寸:细腰蜂大约三厘米长,白额高脚蛛的身体粗细约一厘米,八肢伸展开来约十二厘米宽。

歧视?

帕特农神庙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 · 大英博物馆

帕特农神庙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 · 大英博物馆

《X战警·天启》海报被指歧视女性 图片来源腾讯动漫新闻

《X战警·天启》海报被指歧视女性
图片来源腾讯动漫新闻

看到《X战警·天启》的海报被人抗议歧视女性,真是觉得很莫名。天启那样掐着魔形女的脖子,是,确实是在对女性使用暴力,可天启本来就是个超级大反派,不和魔形女打架,难道还手牵手蹦蹦跳跳去逛街啊。

“忽视女性”是病,“任何话题都能想到男性女性”也是病,都得治。

大脑串线一个摩索拉斯王陵墓的《和阿玛宗人的战斗》浮雕,这里面的男男女女们混斗一团,互有胜负,真是挺平权。串线升级到帕特农神庙的浮雕《拉庇泰人与肯陶洛斯人战斗》。这里,战斗双方互有胜负。希腊人对跨越物种的战斗也做到了不偏不倚的刻画,这真是太让人灵魂升华了。

Halikarnassos-2

Halikarnassos-0

Halikarnassos-1

Halikarnassos-3

Parthenon-0

Parthenon-1

Parthenon-3

Parthenon-4

Parthenon-5
2009年、2010年摄于大英博物馆。

土星冲

土星 2016.06.05

土星 2016.06.05

刚刚经过冲日点两天半的土星。2016-2017年,土星光环倾角极大,椭圆小草帽的模样十分明显。

web-weaving

蜘蛛在结网,大概对接下来几天的天气很乐观吧。

后记:蓝天大太阳持续了整整三天,这在“蜀犬吠日”的成都,简直是大旱。

红颜白发

红颜白发

红颜白发

燕子

IMG_0795

又见这家小燕子,两个星期前只数出四只小脑袋,现在它们长大了,窝里装不下,只能齐刷刷地排在门口,原来共有五只。父母轮流来喂它们,而且也不飞远,就在它们目力所及处捉虫子。它们的脑袋跟着父母的方向,转到左,转到右。父母飞近时,一齐大开口;父母一离开,则立刻冷漠脸。

IMG_0808

IMG_0805

IMG_0823

IMG_0796

IMG_0816

IMG_0828

苍鹭

IMG_0730

苍鹭用嘴巴直接戳穿鱼身,挑出水面飞走了。够稳,够准,够狠。

IMG_0732

IMG_0737

IMG_0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