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摄影 ’ 标签归档

红头长尾山雀,崖沙燕

红头长尾山雀

红头长尾山雀

红头长尾山雀

红头长尾山雀(背景是木犀果实)

崖沙燕

崖沙燕

崖沙燕

崖沙燕

灰椋鸟,白鹡鸰,崖沙燕

灰椋鸟

灰椋鸟

灰椋鸟

灰椋鸟

今天的空气自带黑白滤镜,下午三四点钟,黑夜就提前降临了。

拍到一些喜欢扎堆八卦的灰椋鸟,可它们只能加重黑白片儿的效果。

下面两幅照片的群众演员还都是灰椋鸟,但主角似是丝光椋鸟。橙色翼斑的丝光椋鸟应该是在鸟贩子手里染过色的,能回到大自然怀抱里来,难为它了。但也暗暗担忧,不知对它是福是祸。

丝光椋鸟和灰椋鸟群

丝光椋鸟和灰椋鸟群

被染色的丝光椋鸟和灰椋鸟群

被染色的丝光椋鸟和灰椋鸟群

白鹡鸰

白鹡鸰

白鹡鸰

白鹡鸰

白鹡鸰在水边起起伏伏地飞,嘴里喊着一串“机灵机灵机灵”。时时飞落下来,停在浅水里露出的石头上,看着流水冥想一会儿。绿地也常常见到它们的身影,胆子大的还跑到停车场上来。

崖沙燕

崖沙燕

崖沙燕

崖沙燕

一群灰褐色的鸟儿紧贴着河面飞,急停猛转,穿梭自如。动作像极了燕子,但颜色不是黑白。细看几只飞近了的,尾巴也不是剪刀形。不过,它们的小圆胖脸儿和细小的嘴巴表明,它们和燕子相去不远。

查了查,是崖沙燕,外号之一是“水燕子”。它腿脚细小,轻易不愿意落下来歇脚,在空中飞还舒服一些。当它不飞的时候,尾巴合拢,还是会略呈剪刀形的,飞起来就完全看不出了。

饶是天色昏暗,饶是它们快如闪电,我还是拍下了几幅略拿得出手的照片。下面这幅,是它在空中急转打轮翻身的一瞬间。

崖沙燕

崖沙燕

成都动物园

Rhinopithecus-roxellana

川金丝猴

今天去了成都动物园,开心!

成都动物园提供给观众的视角平视感很好(动物喜欢不喜欢,我不知道)。也会利用动物的本能,例如,利用细尾獴的放哨习惯,在玻璃院子中间搭了个木桩子。每时每刻,这儿都站着一个尽职尽责的哨兵,全方位地展现自己。

 

今年成都不算冷,但来自热带的动物还是有点顶不住。松鼠猴个头小,受优待多些,有个豪华烤炉。两个黑叶猴靠抱在一起取暖。

 

没有玻璃墙的熊山,游客投喂很严重。两头黑熊干脆肩并肩站着接吃的,西藏棕熊玩“阿熊拜拜”讨喜,棕熊没什么技能,也不向邻居学习,抠脚大汉一样地躺着:爱给不给。

 

节假日来动物园不是个好主意,小朋友们挤爆了,得换个工作日再来一次。

孟加拉白虎

孟加拉白虎

单反贼

slr-idiot-1

和一般人物摄影相比,单反贼的“贼”字主要体现在哪里?我的理解:为了照片视角随意攀爬踩踏;干扰被拍人物的行为;恨不得贴到脸上的强烈的镜头指向感;被拍人物无法立即终止正被拍摄的事(念经、礼拜、贫病残、婚丧);曲解被拍的人物事件。

图为一单反贼指点人该如何磕头并摆拍。

slr-idiot-2

炮打胡兀鹫

lammergeier-20151027-1

我对身边经过的长焦单反贼说:头上这个比人罕见,推荐拍这个。贼头儿抬头看一眼咕哝道:天葬台几千只都有。闷头接着拍藏胞,没救了。

他说的实为高山兀鹫

既然单反贼的兴趣只在磕长头的藏胞身上,炮打胡兀鹫还是我来吧。27日、29日,各在后山耗了俩小时,胡兀鹫十分配合地在头顶盘旋两三次,每次五六圈,给足了面子。29号这天还在镜头里同时出现两只。

27号,正拍着,路过个小面包,下来两位出家人,问我“拍雄鹰呢?”我说是“长胡子的”,他们大感兴趣,过来看片儿后高兴地说:青海那边,尤其狼多的地方,这种鸟很多,不太吃肉,喜欢吃骨头,带着骨头飞到天上,然后扔下来摔碎咽下去。藏语称之为“阔然”。天葬台的高山兀鹫,藏语是“果的”。

他们又问,天葬台那种,汉语叫“雄鹰”吗?我说所有这些钩嘴巴钩爪子的都可以叫“雄鹰”。

29号这天的胡兀鹫落到草坡里一回,遭到了喜鹊的猛烈殴打。

lammergeier-20151029-5

木星合火星及四星并出

坛城上的木火相合与金星

坛城上的木火相合与金星

木星合火星。恰巧金星也在附近,东方天空一时绚烂。10月26日,木星合金星,11月3日,金星合火星。这期间三颗行星互相穿插,将非常热闹好看。

用长焦拉近木星,还可以看到它的卫星们,图中自上而下的三个亮点,分别是木卫一、木卫二、紧贴在一起的木卫三和木卫四。为了便于理解这次木星合火星的视觉距离,我在右下角放了个等倍的月亮。

木星合火星

木星合火星

东方泛蓝时,刚刚过了西大距的水星也来亮了个相。四颗行星同现东方,在我的知识库里,也快赶上公元前1953年的那次旷世黎明了。

金木火水齐现东方

金木火水齐现东方

有车停在我背后,问我哪儿看日出。我说因为东山的原因,喇荣只有日升,没有日出,还不如留在这里看四星齐现的盛景。她们不信,说“别人拍过喇荣日出的”,开车去别处打探了……好吧。

水星

水星

雪粒子

雪粒子

刚才大太阳底下,后悔没穿薄些出来,现在却暗自庆幸。

雪后的喇荣

雪后的喇荣

雪后的喇荣北山山坡

雪后的喇荣北山山坡

麻雀在雪粒子中翻找被击落的飞虫

麻雀在雪粒子中翻找被击落的飞虫

起初我想,麻雀被骗了,以为天上下大米粒儿呢。再一转念,是我自己傻,雪粒子砸下来许多飞虫。

色达十月观鸟

胡兀鹫

胡兀鹫

胡兀鹫的白色大脑袋,远远地就能被留意到。饶是如此,刚才云影过路时,我还是错失了两只胡兀鹫并肩飞来的镜头。 🙁

红嘴山鸦追打胡兀鹫

红嘴山鸦追打胡兀鹫

橙翅噪鹛

橙翅噪鹛

路遇橙翅噪鹛一只,它允许我在两米远的地方拍它。

鸲岩鹨(远处为树麻雀)

鸲岩鹨(远处为树麻雀)

落日余晖中感觉这只“麻雀”的剪影有点偏红,连其它麻雀看它也是有点异类的眼神,冒险推开窗缝拍了一张,它也正好转过身来:鸲岩鹨。

欲火焚身的树麻雀

欲火焚身的树麻雀

欲火焚身的树麻雀(即一般所称的“麻雀”)翘起尾巴,露出*,沿着门楣溜来溜去,摆出各种造型,嘴里啾啾喳喳地喊着:“来嘛!来干嘛!”

小嘴乌鸦

小嘴乌鸦

喜鹊

喜鹊

雀鹰和喜鹊的战争

sparrowhawk-magpie-fight

sparrowhawk-magpie-fight-1

先是雀鹰(雌)试图猎杀喜鹊,但喜鹊逃脱了,然后就想掐死雀鹰,紧接着又来了家族的帮手,最多时四只喜鹊押着雀鹰飞。

这场仗打得互有攻守,雀鹰看起来是颓势,但边逃边打,只要看到机会就伸爪。没看到最终结果,双方翻翻滚滚地打到山坡后看不到了。

起初我只看花纹,误以为这是苍鹰。学习后了解,苍鹰的个头比雀鹰大(约56cm vs 约35cm),而打架的这只鹰比喜鹊还小一点点,符合雀鹰的尺寸。另外,苍鹰的尾翼正中间有凸出的尾羽,尾翼花纹的最末端是黑色,第六翼指不明显。打架的这只则符合雀鹰的形象:尾翼花纹的最末端是白色,没有凸出的尾羽,而且有明显的第六翼指。

sparrowhawk-magpie-fight-5

摄于甘孜州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北山经幡阵。

水星

水星2015年9月东大距

水星2015年9月东大距

水星今年第五次东大距,肉眼照例没看见,相机指向太阳落山处的左上方,估摸着位置拍到了水星,就是树枝上挂的那缕闲云最右端、上方的小亮点。

上一次拍到水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