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history ’ 分类归档

文成公主是哪位度母的化身?

一直在中文网站上看到:藏胞认为,文成公主是绿度母化身,尺尊公主是白度母化身。查看松赞干布左衽服装时,忽然想认真核实一下这个认知。

查询英文站点的结果,白绿相反:尺尊公主绿,文成公主白。

英文维基上的尺尊公主词条

注重考据的英文维基百科也没有指明这个说法的来源。藏文资料搜不到,看不懂(这是主要原因!),还是从图片中寻找线索吧。

曾在2011年国博唐卡展上拍到《释迦牟尼佛迎请入藏图》唐卡,左上角颂子出现了“文成公主”字样,右上方云气(从公主手中宝瓶所生)所托主尊则是白度母。​

释迦牟尼迎请入藏图

《佛陀迎请入藏图》左上方偈颂

公主头顶云气里的白度母

所以,多数中文网站上的内容(很多是互相抄袭)说反了?

为了更好地核实右边所坐公主是文成而非尺尊,再多看一些细节。​

公主和松赞干布相对而坐,她座下的官员身着汉式服装。虽然官帽长帽翅是宋朝样式的,也不该有帽正,还不伦不类地挂了一串佛珠,还是能看出浓郁的汉式气息。和左侧(松赞干布一侧)群众的白头巾对比,汉族气息更浓郁。

左侧藏式和右侧汉式服装的对比

更有说服力的一个细节是公主座侧的珊瑚树瓷瓶,上面是八仙纹样。来自尼泊尔的尺尊公主一定不会有这样的瓷瓶。但我必须要说:八仙纹样出现在珊瑚树瓶上,跟公主座下的宋式官帽一样,也是个时空交错的bug——如同《封神榜》里的姜后泣而言曰:“古人云:‘粉骨碎身俱不惧,只留清白在人间。’”

公主座侧瓷瓶上的八仙纹样

所以,画面中的这位公主,从形象到文字说明,都可以确认是文成公主。其头顶云气里的形象说明,至少作画者认为白度母​是文成公主的本尊。

​自己的功课做得差不多了,就可以拿起电话,直接​打给藏族朋友了。他说:甲姆萨(文成公主的藏文称呼)是白度母,巴姆萨(尺尊公主的藏文称呼)是绿度母。

顺便说说,唐卡中的文成公主,也是入乡随俗的左衽呢。

左衽的松赞干布

松赞干布,图片来源布达拉宫

清代·铜鎏金松赞干布及二妃像(题图),扎什伦布寺藏,首都博物馆《天路文华》所见。松赞干布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化身,造像规范头巾中藏阿弥陀佛像。二妃是文成公主和尺尊公主,分别被认为是绿度母和白度母的化身。刚刚留意到他们的衣服左衽,查了一下布达拉宫造像(右)和敦煌壁画赞普像(下),果然都是左衽。

和而不同——四川木雕

文明的回响

玉汇金沙

商周玉鹿

卢沟晓月

八十年前,抗战第七年。 ​​​​

黄筌的分布范围

五代·黄筌·写生珍禽图

把《写生珍禽图》上的五种鸟——白头鹎、北红尾鸲、蓝喉太阳鸟、灰椋鸟、丝光椋鸟的分布范围叠加一下,画家黄筌的分布范围就出来了——确实可以印证他是成都人。树麻雀和白鹡鸰基本上遍布全国,没有使用参考价值。大山雀和白腰文鸟的分布完全覆盖这个叠加结果,所以也不需要了。

为特别认真的观众预留(往往比正文长):这是一篇刻舟求剑式的伪考证,从五代到现在,鸟的分布范围可能已经变了;黄筌也会到处走来走去,未必只生活在交集里面。 ​​​​

南海仲裁

和平宫(Peace Palace) 图源维基百科

和平宫(Peace Palace)
图源维基百科

菲律宾所提交的仲裁案,是提交于总部设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庭(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PCA),并非联合国下属的海牙国际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CJ),前者与联合国并无关联,大家用不着跑到 @联合国 去刷屏。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两个法庭都位于海牙的和平宫(Peace Palace),在同一个建筑里。也就是说,菲律宾的行为相当于跑到三甲医院,并准确地摸进了莆田系的诊室。他说:

大夫,我就想开个假病历。

英国退出欧盟

brexit-cnstock

中国股市中午休盘期间,英国脱欧结果成了定局。股市醒来时,留下了一道悬崖,以彰其事。

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我们欧盟剩下的)27位领导人决心团结在一起……

我这才注意到本来是28国,说得这么悲情,好像奎木狼下凡了似的。

昨天的德国影院恐慌可能为英国退欧立功了。虽然不知道具体为了什么,但“不知道具体为了什么,不知何时会发生”本身就挺吓人的。

前公司一定恨死这公投结果了,上上下下又要忙得一团糟:拆数据,换模板……印度的前同事们应该还是波澜不惊:做对了是他们工作勤奋,搞砸了就怪程序员们修补不力。

永恒之城

IMG_6057

@金沙遗址博物馆 的《永恒之城》罗马展将在4月8日结束。展览选了来自罗马斗兽场、黄金宫殿、罗马国家博物馆、佛罗伦萨考古博物馆等馆藏的233件文物,沿着奥古斯都广场到君士坦丁堡的路线,试图向观众展现罗马帝国从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4世纪的遗址,还原古罗马500年的诸多生活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