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UGH DIARY 山鸦日记

山鸦日记

山鸦日记

2014年6月的山鸦雏鸟

2014年6月的山鸦雏鸟

2014年到色达喇荣学院游玩时,住在@将灿的家里,留意到房后一对红嘴山鸦(青藏亚种,Pyrrhocorax pyrrhocorax himalayanus),认真地培训孩子飞行。今年再去,将灿搬了家,屋后变成窗前,山鸦的生活俯视可见。我赶上了它们的孩子们陆续出巢学飞的时期,从2015年6月1日到18日,用一百张图片记录了半个多月山鸦一家的生活

为了让读者了解故事大大背景,以及读懂文中诸如“异次元”之类的黑话,这儿对山鸦的生活环境做一些简单介绍。

先介绍一下大环境:海拔四千米的色达喇荣佛学院有成千上万个小房子。藏区大多数地方地广人稀,房子和欧美建筑风格类似,两户人家不会共用墙。到了佛学院这么拥挤的地方,这个建筑风格保持不变,两户人家的房子之间总是能找到一条缝。学院在一个山谷里,房子建在山坡上,一家的屋脚常常和下一家的屋顶齐平。因为地面不平,房子下面往往有一角甚至一边悬空架起。山谷里风雨无常,为了防止漏雨,平平的土房顶上通常用彩钢遮蔽,彩钢和土房顶之间是平躺着的木柱,把彩钢撑起大概十几厘米。

在这些密密麻麻的房子里住着成千上万个人。蜿蜒曲折的墙缝里、房屋下、彩钢和土房顶之间,还有百余条狗、百余只猫、不可胜数的麻雀和老鼠、许许多多红嘴山鸦。

色达喇荣佛学院一角

色达喇荣佛学院一角

chough-diary-qrcode

再说说小环境,也就是我记录的这家红嘴山鸦的情况。它们的巢在下图中、三个蓝箭头所指的彩钢下的位置。即使彩钢房顶能很好地遮风避雨,山鸦还是依照本能,叼来很多树枝围成一个窝。房顶那么大,树枝巢穴那么小,给大家一种“山鸦真是知足谦逊啊”的印象。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每户山鸦的领地不但远远超过了它的小窝,还跨越几个人类的房顶。这家山鸦是老住户了,它们共占据七个房顶,在这些范围内活动的山鸦,可以很有把握地判定为这家的。而近在咫尺的电线杆顶和另一个土房顶(在下图里标灰),它们从来不去,那是另一家,那家山鸦也从不过来,只见过它们隔空喊话。

下图的彩色部分,显示了山鸦地盘里七个房顶中的五个:一个土房顶、四个彩钢的,如果你只数出三个彩钢房顶,可以仔细再看看,右下角的两个大房顶之间的缝里,还露出一道。图中的土房顶上有一只猫在晒太阳打滚,据我所见,它们很会抓麻雀抓鸽子,对山鸦应该也抱着觊觎的态度。

山鸦起居环境——人类的屋顶

山鸦起居环境——人类的屋顶

再说说“异次元”小院子,这个院子在山鸦巢穴正下方,下图右上角的褪色红门帘后常常钻出猫猫狗狗来,心事重重急匆匆地赶路,故称此门帘为异次元通道,图中显示了一只刚从这里跑出来的狗。这个院子、以及这家红嘴山鸦所在的房子,今年没人住。这样挺好,记录山鸦生活时,没有人类的干扰。

山鸦活动环境——“异次元”小院

山鸦活动环境——“异次元”小院

观察的角度是我的窗户,和山鸦家房顶只有一人之隔,平时吃饭喝茶时,伸伸头就能看到它们在屋外干什么,只是位置稍高,不能够直接望见巢穴而已。

记录中有时会客串别的动物或者别户山鸦的事件,依我理解,是对山鸦所在环境及这个物种的补全性记述,应该不算跑题吧。

chough-diary-63

老大出巢
老大的折腾
老大初飞
老二出巢
半飞半跑
先飞鸟笨
集训开始
走失了一个
生活继续
啃老渐难
严防同类
心宽是福
来日方长
后记

  • 通告关闭
  • 评论 (0)
  1.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