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博物馆 ’ 标签归档

跳水者之墓

墓室顶盖

四川博物院《彩绘地中海》特展上,有个小展室,三壁和屋顶是放大的“跳水者之墓”(Tomb of the Diver) 。原件是215×100×80cm的小墓穴,做成展室,就可以站着尽情地看。在前700年-前400年间的几千座希腊墓葬里,这是唯一一座内绘人物场景的墓穴,墓室周围的酒宴(Symposium)场景gay gay的很耐看。 ​​​​

墓室顶盖是一位健美的裸体男子,纵身一跃,跳向一片有浪上凸的水面,这也是此墓室得名的由来。这个画面的寓意众说纷纭,有一种诠释说,这是亡者跃入“永恒之海”。

此为北壁,从西向东(从左至右)依次为:西,年长男子准备玩Kottabos游戏(用酒渣投掷设定靶盘)。中,年少男子正在玩Kottabos。东,年少男子一手持Chelys琴 (龟壳为主板的一种里拉琴) ,另一手爱抚年长男子胸部,年长男子爱抚少年头发。

墓室西壁

西壁,吹笛的女子引导两位男子加入/离开酒宴。年少的男子是健美的裸体,年长的男子左手拄杖。

此为南壁,从东向西(从左至右)依次为:东,年长男子右手持Chelys琴,左手持琴拨(Plectrum),也有说法称这是一枚蛋,是个性暗示。中,酒宴进行时,二人相视而笑,目光热烈。西,年少者吹笛(Aulos)。

三星堆

2016年7月30日所见
2016年9月25日所见
2019年12月14日所见

三星堆的这件“围裙”真是非常奇特。2016年7月30号,我第一次见到它时,它的两条“腿”是朝下的。过了短短两个月,9月25号,它的“腿”已经朝上了。阔别三年后,前天重逢,发现它又转了回来。可能它上面那些羽冠小章鱼似的花纹太难理解了。

进馆时和朋友说,三星堆不需要讲解的,除了年代很确定,其他一切都是谜,在“三星堆民确是地球人”的前提框架里,可以自由地猜想。三星堆馆方对这件“人身形牌饰”摆放方向的纠结,有力地佐证了我的这段话。😄

发现中山国

文明的回响

瞬间与永恒

玉汇金沙

商周玉鹿

敦煌

丝路之魂


北京看展

陪一位已出家的老友到北京检查身体,顺便和他一道看几个展览,包括:

  • 保利艺术博物馆常设展览之佛像及青铜
  • 国家博物馆的常设展览《古代中国》的轮换展品
  • 首都博物馆《大元三都》
  • 故宫博物院午门《梵天东土,并蒂莲华》印度笈多时期和中国对应雕塑
  • 故宫博物院斋宫、延禧宫的常设瓷器展览
  • 北京艺术博物馆(万寿寺)《龙飞凤舞》汉代玉器






《毒物及来历》唐卡

唐卡《毒物及来历》

唐卡《毒物及来历》

2012年国博唐卡展上,一幅《毒物及来历》细看很有趣。画面上方是“搅拌乳海”的传说,海中陆续冒出种种奇珍异兽,不死甘露最终浮现前,搅出了老毒物诃罗诃罗(Halahala,中间的魔王模样),天人们纷纷吓昏过去。梵天手指诃罗诃罗,念了个悠长的“吽”字,把它碎为肉块,身体各个部位化为人间的各种毒物。

这故事的另一版本是,诃罗诃罗并非人形,而是毒液。湿婆奋勇将毒液喝下,挽救了大家,而自己的喉咙烧成了青色。因是介绍毒物来历的唐卡,所以画的是梵天救世的版本。图三,岸上四个头的就是梵天,右手还有个藏文的“吽”字。图四局部画的是罗睺混进天人队伍偷喝甘露,被毗湿奴用飞轮削掉脑袋的场景。

搅拌乳海的传说

搅拌乳海的传说

梵天降伏诃罗诃罗

梵天降伏诃罗诃罗

毗湿奴制止罗睺饮用不死甘露

毗湿奴制止罗睺饮用不死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