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山鸦 ’ 标签归档

逐龙

逐龙

逐龙

山鸦日记——后记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100

山上的朋友告诉我,他至少看了两天,窗前的那家红嘴山鸦只剩父母在巢,可能是孩子们都飞走自立了。

他说,那父母偶然还会一愣神后作出频频下望找孩子的举动,孩子们应该是羽翼丰满后自己飞走的,不像其它一些动物,由父母赶出家门。

明年,后年,年复一年,这样的剧情还会重演在每个屋檐下。

山鸦日记——来日方长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95

07:19)听到一阵抓挠声,抬头一看,一只小山鸦本想像父兄一样正正好好地落上金顶房脊,却没有瞄好,落到了光溜溜的坡顶上。它一边扑腾翅膀一边轮爪,努力表示积极向上的态度,却还是被地心引力拽下来,乘了一回滑梯。

成年山鸦从高处归巢时,先瞄着巢下方一点滑翔,快要到达时变为仰飞,翅膀竖立,利用重力和翅膀阻力减速,轻飘飘地把自己扔到窝里。小山鸦还没学会这个,总是先踉踉跄跄地落到窝上方的彩钢房顶,再飞到低处的另一房顶中转一下,再仰飞回窝里去。下图分别用红色和暗黄色示意成鸟和雏鸟回巢的飞行轨迹。有读者问为什么雏鸟不直接飞到低房顶再仰飞进窝,非要从高房顶下来一趟。我们得想想,包括人类的任何幼体,都是直奔目标的性格,所谓欲速不达,三折线的路径,纯属技术不过关的无奈之举。

chough-diary-99

 

没事啦,来日方长。我要下山去了,以后再来看你们,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chough-diary-96

 

山鸦日记》终。

山鸦日记——心宽是福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92

09:07)这个景象很难再遇到:刚出巢的小山鸦,在地面上做了一通布朗运动,竟然从一条豆眉藏狗的大脑袋上踩踏而过。狗只顾闭眼晒太阳,完全不以为意。小山鸦最后成功飞上墙头回到爹妈身边了。下图是踩踏事件发生前的一瞬间。

chough-diary-93

 

10:16)刚刚那只踩踏狗头的小山鸦,已经能够和父母兄弟一道(坛城供灯房门楣这家总共五口)飞上高房子的金顶。真是越晚出窝,神经越大条,越是进步神速。

chough-diary-94

山鸦日记——严防同类

随笔:山鸦日记

6月16日

11:58)今天山鸦开始弧线飞行练习。孩子们体力不够,常常画圈画到一半落到别家地盘上。还好,尚未目击到别家住户出来殴打它们的现象,只是父母表示严重关切的姿态,齐齐跑到最靠近孩子的边界上探头注视。

6月17日

12:32)小山鸦还不知道怕人,在离我不到两米远的地方,理了理毛,晾了晾翅,缩起一条腿,舒服地睡着了。路过的山鸦叫声却惊醒了它,它学着父母的模样仰天尖叫。和人类差不多,最怕的是同类。

chough-diary-86

chough-diary-87

chough-diary-88
猛击阅读全文

山鸦日记——啃老渐难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73

12:21)个头这么大了,还张嘴振翅让爸妈喂。架起双翼、张开嘴巴、发出“咿呀咿呀”的叫声,是讨要食物的姿态。而父母站在房顶呼唤它时,它的回应是短促的“嘎!”,可见它是知道怎么正常说话的,“咿呀咿呀”纯属发嗲装嫩:“玛麻我饿嘛!”

chough-diary-74

chough-diary-75

 

12:27)小山鸦做出这种侧翻姿态,嘴里发出咿呀声,也是讨要食物的技巧。

chough-diary-76

chough-diary-77

 
chough-diary-78

15:27)山鸦雏鸟(其实很多鸟都是这样)喙根的这点鲜黄色可以刺激亲鸟对它的哺育本能。随着小鸟渐渐长大,这点黄色逐渐褪去,面对这样一张嘴巴的张嘴讨要,家长发出“啊——啊——”的降调长音(平时是用来咒猫骂狗的),有点不太想搭理它了。
猛击阅读全文

山鸦日记——生活继续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71

12:54)把孩子们送到窝里后,山鸦夫妇到房顶来放松一下。走丢的那个一直没回来,另外现在在外头只能看到俩小的了。

18:48)又看到了三只雏鸟,还好,还好,没有丢更多。

 

佛学院的每个角落,都有山鸦父母们苦苦训练孩子们飞行的身影。

chough-diary-72

山鸦日记——走失了一个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66

08:54)三只小山鸦集结完毕,晨练开始刚刚半个小时,老四出巢了!一出巢就直接飞到对面土房顶,站在它哥哥姐姐早晨集合的地点。

再次回顾:老大下坠式出巢,傻傻站桩二十小时;老二下坠式出巢,站桩一小时;老三下坠式出巢,立刻跑到房后飞上矮墙;老四则直接上房。现在它三个哥哥姐姐齐刷刷地消失了(画外音:可能是被气跑的),只剩父母来喂它。

chough-diary-67

顺便说一句:房顶那些食品,是僧人扔上去的护法供品,不是专门向山鸦献爱心。山鸦聪明得很,会拆包装。隔着密封袋它们知道那是能吃的东西,也是神奇,好像识字一样。

 

10:43)山鸦父母带着集训的孩子们回来了,老四迎了上去,我数来数去只看到三个娃。然后山鸦父母出去觅食,我又使劲数,还是仨,以为老四并未出巢、只是我脸盲……现在,山鸦父母忽然很慌的样子,先沿着屋檐巡视张望,回到彩钢下的巢里地毯式搜索,又飞到房顶朝天鸣叫。看来我没弄错,集训时它们弄丢了一个……

因为早有疑心,这一幕在我脑海里,就像是预先排演好的一样,但它真正发生时,我不敢开窗拍摄。这几天我见识到了山鸦夫妇护崽子时的蛮不讲理,我担心开窗动作会让它们认定我是偷孩子的唯一嫌疑人。

10:47)现在它俩慌里慌张地飞出去找了,估计要回溯集训路线。识数很重要……

11:08)回来了一趟,没带回来走失的孩子。可能是不放心家里这三个才回来看一眼。

11:44)又回来一趟,还是没带回来。

13:01)寻娃未果的山鸦父母又回来一趟,顺便给留守的三个孩子带点吃的。

chough-diary-68

 

15:21)雷雨,山鸦夫妇冒雨回来了,折腾一通之后,视线中还是最多二成三雏。

15:52)一只小山鸦在房顶冒雨站了半个多小时了。家长后来也上房顶来,两米外陪它默默站了会儿,过来给它梳理羽毛。我希望它就是那只跑丢了的,因为跑丢被罚站,而不是在为兄弟姐妹的跑丢难过。也许我想多了,它只是想淋淋雨,静一静。

chough-diary-69

chough-diary-70

 

夜深了,窗外雷声訇訇,小山鸦没再出现,山鸦巢里没有任何声息。

山鸦日记——集训开始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59

13:05)山鸦家老大老二站在房顶上,其中一只是从巢里飞出来的,混乱地转了一圈,没法指认了。老大已经能飞到彩钢房顶,只是还没学会刹车,落下后还要快跑几步,刚才看到它没刹好,撞上了压彩钢的石头。

chough-diary-60

 

13:54)除了还在巢里的老四,第一次把山鸦父母和三个熊孩子拍到了一个镜头里!两个红嘴的是山鸦父母,三个娃,有一个只露出半个头一个嘴。

chough-diary-61

 

18:48)看来,山鸦头三个娃今天开始集训,老四还赖在窝里不出来。有两个娃已经可以轻松飞上房顶。

 

chough-diary-64

20:08)山鸦家集训见效飞快,三个孩子都已经能够飞上对面房顶了。下面第一幅图是三个雏鸟飞到房顶,父母(红嘴)一站一飞。第二幅是两个娃飞到近处的高房顶,父母也飞过来,一道召唤老三。正召唤间,山鸦父母声音变成悠长嘶哑的啊啊示警声,一只猫爬上房顶来,还好老三已经有能力躲猫了。

chough-diary-62

chough-diary-63

 

20:10)花絮:开着窗户拍山鸦,飞进来一只麻雀。安抚了一番,放出去了。

chough-diary-65

山鸦日记——先飞鸟笨

随笔:山鸦日记

chough-diary-54

08:48)老三已出巢,绒毛未脱,站在邻家彩钢墙上。回顾一下,老大出巢后站桩二十小时,老二站桩一小时后下地乱跑,老三下地不久飞上墙头,越早出来越显得呆,这是不是印证了“笨鸟先飞”的意思?

有观众评曰:“这叫先飞鸟笨。”我倒。

老四好奇地沿着彩钢房檐下面的空隙,跑到我这里看了一眼,被我抓拍到。

chough-diary-55

 

插播一下大经堂门楣上方那一家山鸦的情况:数了数,除了父母,还有四只灰黄嘴小嘎。上次只看到三只,如果不是离巢学飞去了,就是被横七竖八的兄长遮蔽或者踩踏住了。有三位僧人正坐在门口聊天,我手势示意“拍鸟呐!”他们右手平托“谢谢晓得了”。

chough-diary-56

 

再插播一下异次元小院的情况:门帘一掀,一只大狗带着俩小狗,从异次元通道出来了。这真是个生命萌动的地方啊。

chough-diary-57

 

17:48)开门时觉得背后有道目光,回头一看,山鸦老四乌溜溜地瞅着我。

chough-diary-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