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昆虫 ’ 标签归档

峨眉山的生灵

一只褐河乌,捉到鱼之后,噼噼啪啪地把鱼摔晕,吞下去了。离得比较远,拍得不清楚,但第一次见到这种鸟,一定要贴。这只褐河乌的羽毛尖端有白斑,应该是刚刚成年。

紫啸鸫

一只紫啸鸫和褐河乌相距五米左右,各忙各的。据说在南方很常见,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见,可能是因为它的活动范围也是山区溪流边吧,城市里很难看到。

红嘴相思鸟

接引殿附近树林里的红嘴相思鸟,分布海拔相当高了(2500米左右),突破了它的常规分布的上限(2000米)。它吱吱喳喳地急促地叫着,针对性很强,就是冲着我来的,可能它的娃就在附近。

同一只蝴蝶,从三个角度看,各种色彩。紫闪蛱蝶,蓝紫色是它翅上鳞片的结构色。遇到它的位置在五显岗附近,海拔不高。

目金蛛(也称眼点金蛛)若蛛的背面和腹面,不是同一只,第一只嘴里叼着猎物。它的背上有个脸谱一样的图案,长得挺齐整的。

中形金蛛的背面和腹面,不是同一只,第二只在网上织出了X形的巨大签名,这是金蛛这一大类的特色文化。

一只蛛蜂刚刚放倒了一只蜘蛛,正在往回拖。天色太暗,它又跑得太快,没拍清楚。

白领凤鹛

两只白领凤鹛停落在峨眉金顶上的广告牌上,左边的一脸傲娇。​​

切叶糙颈螽♀

可能是切叶糙颈螽♀,若不是看到它忽闪着翅膀下落的过程,我一定会把它当作一片树叶。它的翅膀下隐隐可见橙红色弯曲上翘的产卵器​,所以知道它是雌性。

灰头灰雀

戴菊

灰头灰雀和戴菊都是在峨眉山金顶(海拔3000米左右)拍到的,灰头灰雀还比较老实,在枝头站了很久,戴菊则一刻没闲着,一边唧唧鸣叫,一边不停地在树枝间飞来跳去,抓到一张实属不易。

在清音阁附近遇到小螳螂一只,体长一厘米左右。面对眼前巨大的相机镜头,它毫无怯意,左右摇晃着身体,寻找袭击的机会。

大红蛱蝶

接引殿(海拔2500米左右)附近所见的大红蛱蝶,这是一种较高海拔分布的蝴蝶,在此遇到,符合它的生境。

麻醉师

Chlorion-aerarium-1

Chlorion-aerarium-2

Chlorion-aerarium-3

一只泛着乌蓝色辉光的细腰蜂(疑Sphex或Chlorion)拖着战利品——被它麻痹了的白额高脚蛛(Heteropoda venatoria)——过马路。这件货显然太大,它拖得很吃力。拖几步,歇一歇,最后还是搞定了。我看着它们消失在草丛下面,想来蜘蛛要被封到泥室里去了。

下一步,细腰蜂会在蜘蛛身上产卵。小蜂孵出来以后,就以蜘蛛为食。它们啮食时会本能地避免咬到蜘蛛的神经系统,这样,蜘蛛的机体直到最后还是个“活的”,保证食物的新鲜。

关于尺寸:细腰蜂大约三厘米长,白额高脚蛛的身体粗细约一厘米,八肢伸展开来约十二厘米宽。

虎甲

疑似Cicindela sexpunctata

疑似Cicindela sexpunctata

在小阳台发现了一只墨绿金属光泽的小甲虫,背甲下面覆着橙色的膜翅,又蹦又飞的,可是阳台护墙太高太光滑,它飞不出去,也没法爬墙跑掉。我用塑料零食小桶把它扣住,拍照留念后放走了。查了一下(链接为孤证),很可能是Cicindela sexpunctata。六斑虎甲?六星虎甲?汉语译法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