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水星 ’ 标签归档

水星凌日的可见范围

水星凌日的可见范围

水星凌日的可见范围

2016年5月9日将发生水星凌日。水星进入太阳圆面时,是中国的傍晚,甚至东部的省市早已日落。图中所示的地区,能够看到水星完全进入太阳圆面的过程。越往西走,看得越久。错过这一回,下一次是2019年,再下一次是2032年。水星离太阳近,凌日不算太稀奇,金星凌日这辈子却再也看不到了。

木星合火星及四星并出

坛城上的木火相合与金星

坛城上的木火相合与金星

木星合火星。恰巧金星也在附近,东方天空一时绚烂。10月26日,木星合金星,11月3日,金星合火星。这期间三颗行星互相穿插,将非常热闹好看。

用长焦拉近木星,还可以看到它的卫星们,图中自上而下的三个亮点,分别是木卫一、木卫二、紧贴在一起的木卫三和木卫四。为了便于理解这次木星合火星的视觉距离,我在右下角放了个等倍的月亮。

木星合火星

木星合火星

东方泛蓝时,刚刚过了西大距的水星也来亮了个相。四颗行星同现东方,在我的知识库里,也快赶上公元前1953年的那次旷世黎明了。

金木火水齐现东方

金木火水齐现东方

有车停在我背后,问我哪儿看日出。我说因为东山的原因,喇荣只有日升,没有日出,还不如留在这里看四星齐现的盛景。她们不信,说“别人拍过喇荣日出的”,开车去别处打探了……好吧。

水星

水星

水星

水星2015年9月东大距

水星2015年9月东大距

水星今年第五次东大距,肉眼照例没看见,相机指向太阳落山处的左上方,估摸着位置拍到了水星,就是树枝上挂的那缕闲云最右端、上方的小亮点。

上一次拍到水星

水星

新月和水星,2015年5月19日

新月和水星,2015年5月19日

肉眼并没有看到水星,西方的天光和下面的坛城都太晃眼了,但我知道它在那儿。一个月后检视照片时发现,确实拍到了。

信使号

学习维基:水星探测器“信使号”英文缩写:MESSENGER,全写: MErcury Surface, Space ENvironment, GEochemistry and Ranging,意译为“水星表面、太空环境、地球化学与广泛探索”。这个缩写太巧妙了,而且墨丘利的职业也正好是信使。

旷世黎明

2月26日,水金火木土五星聚集在5°以内

2月26日,水金火木土五星聚集在5°以内

这大约是人类历史上旷古绝后的亮丽黎明。公元前1953年2月初至3月初,太阳系家族在东方到东南方天空中阖家团圆。 2月2日晨,人眼可以看到的日月五星全部聚集在视直径35°的范围内。 天王、海王和冥王(既然它在,就点它一下名吧)则会聚在不远处的东南方,视直径不超过20°。

2月26日晨,水金火木土五行星集结在4°以内。 3月3日晨,月球再次经过此处天空,与五星再次会聚,共同为赫利俄斯的金色太阳车套上马鞍。

水星凌日

水星凌日。 在北京,凌晨3点13分53秒时,水星已经进入太阳圆面,可惜此时看不见。 6点56分7秒,太阳带凌而出,水星于8点9分37秒移出太阳圆面。

金星凌日

2004年金星凌日

2004年金星凌日

金星凌日。 这次金星凌日的最佳观测点在亚非欧,完全与美国无缘。文章里的图片都是由Starry Night软件模拟。

黄道面和金星围绕太阳的公转面有两个交点。 每年6月8日前后,地球运行到金星的降交点; 12月10日前后,地球运行到金星的升交点。 如果金星恰好正在通过地球所处的这个交点,太阳、金星和地球就会精确地排列成一条直线,在地球上就会看到金星从太阳的圆面上掠过, 而在太阳上的某些地方,则可以看到金星完全遮掩地球。

在地球上只能看到地内行星即水星和金星的凌日现象。 而金星凌日比水星凌日罕见得多。 究其原因,是因为水星距离太阳较近,公转速度比金星快,地球通过其公转交点时,它正好也跑到这里的机会比较多。 243年是金星凌日最稳定的长周期,每个周期内可以看到四次分布不均匀的金星凌日,其间隔时间分别是:8年、121.5年、8年、105.5年。 也就是说,一个人有可能一生中看到两次金星凌日——如果生而逢时且活到113岁以上,也许可以看到三次—— 很怀疑第一次看得懂不,第三次看得动不),也可能一次也看不到。

上次金星凌日是北京的1882年12月6日晚上到次日凌晨,所以我没看到。 还好下次金星凌日在2012年6月6日就会发生,而且北京还是能看得到。 如果再错过,这一生看金星凌日的机会就用完了。因为再下次就是2117年12月11日了。

2004年金星凌日

2004年金星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