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观鸟 ’ 标签归档

鸊鷉战白鹭

小鸊鷉用漂浮物隔离带做架子,又做了个浮巢。
爸爸带着俩娃出去,妈妈带一个在巢边玩。
扫荡食物的小白鹭顺着隔离带一路走来,小鸊鷉有点心慌慌。
“妈,它踩咱家房顶了耶!”
“嘘……别吭声,当心它吃了你!”
孩子爸:“这口气我没法忍!”
“再敢过来,左脚踩砍左腿!右脚踩砍右腿!” 

偷蛋贼

头顶的白颊噪鹛飞来扑去,急声高叫,一群噪鹛在四周呼应,白头鹎也跑到高处发出串串警告声。仔细看了一会儿,一个黑影从白颊噪鹛的窝里抬起头来了,是一只赤腹松鼠,正在吃鸟蛋。 😭

白胸苦恶鸟

白胸苦恶鸟和它的孩子
白胸苦恶鸟和它的孩子

白胸苦恶鸟在水金英花丛里走来走去,后面跟着一个娃。只看到一个,太少了!我得再多来几次,确认一下。 ​​​​

再遇伯劳

棕背伯劳

路遇一只棕背伯劳,黑眼罩小屠夫,比起印象中的样子,今天这只算是在“吃素”,盯着空中的飞虫下嘴,没抓老鼠也不逮鸟。但它还是吓坏了附近的白颊噪鹛,有一只比较大胆的,爬到它下方树枝上,一声声地骂。

发现猎物后,从树枝上一跃而起

雏燕日记 05.25

几天没空去看它们,今天再去,已经燕去巢空。燕子的平均预期寿命四年,但愿它们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平平安安,不遇猛禽坏猫,个个无疾而终。

雏燕日记 05.22

今天再去时,小燕子还在窝里等家长喂。听门口店主人说,中午有两个娃出来,飞了几个短程,又回去了。我错过了这个场面,只看到它们在窝里继续练习扑打翅膀,梳理羽毛。家长喂得也不那么勤,有时飞回来根本不喂,就站在巢边看看,盘旋几周,还是惦记着引它们飞。

雏燕日记 05.21

小燕子们今天还在啃老,但有两个进展:一是它们已经从巢里跑出来了,分散站在这块长方板上。二是它们张嘴乞食时努力扑打翅膀,不像前几天那样只会背着手。

小燕子身上还有零星的白色绒羽,它们自己似乎能感到碍事,除了站在巢边练习振翅以外,就是用小爪子扒拉这些毛。上图最右一只谨慎地闭着眼睛,唯恐被正在瞎扑腾的翅膀伤到。

空中有一只飞虫(动图中可以看到),小燕子的视线跟着它转来转去,很好,为将来的生活做好技能准备。

大燕子今天也不只是喂完了事,而是停在不远的架子上,喳喳叫了一会儿,还飞了两圈短程,想来是要召唤小燕子出巢跟它学飞。

鸡肋片六幅。P1P2:振翅练习。P3P4:侠盗组合出场pose。P5P6:“她会飞诶。” ​​​​

雏燕日记 05.20

Rushmore

今天的小燕子还在啃老,没有初飞。

雏燕日记 05.18

哼!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