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误解 ’ 标签归档

金刚乘

milklake-xianreiri-shanodorje

@曲吉将灿说,最近他遇到一个去学院朝拜的波兰人。两人聊天时,波兰人说,他在欧洲所了解的藏传佛教不是喇荣这样的。欧洲那边以为,藏传佛教允许(甚至鼓励)吃肉,而他来到学院后,发现全山出家人吃素,不禁大为震惊。还有其它种种见解的差异,不再赘述。

我不禁想起宗萨仁波切在《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书中那段痛心疾首的话:

如果你能公正地研读金刚乘典籍,就能了解到它们和佛法基本教义一点也不冲突。有些学者认为金刚乘不是佛法,而一再地否认金刚乘,但是他们一直都无法证明自己的观点;持相反立场的许多学者,则认为金刚乘是佛法的究竟教授。

然而,这些日子以来,金刚乘不再被当做须要躲避的教法,反而变成新潮而入流的东西了。欧美国家很流行修金刚乘,因为人们误认为金刚乘允许透过放浪的行为与情绪的满足就能成佛。虽然金刚乘被认为是善巧法门的一个原因,就是金刚乘配合人们的烦恼;但是因为某个法门符合自己的情绪就以它为道,可能是个完全的错误。金刚乘配合人们的烦恼,也不等于给你一张执照,让你放纵情绪、胡乱作为。今天人们修习金刚乘的动机,就很像有个人做了丢脸的事,寻找另一个具有相同罪恶秘密的人,然后两者都可以松一口气地想着:“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同样地,人们经常把金刚乘误用来确认他们已做或想做的事是对的——这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大众文化似乎已经接受了金刚乘,或者至少接受了它本身对于金刚乘的扭曲看法。多少世纪以来,金刚乘教法都是伟大金刚大师们紧紧守护的秘密,这些大师几乎都是以一对一的方式,把教法传给那些能够了解又能以它利益众生的弟子。今天,同样的金刚乘教法,却几乎在任何书店里都能找得到;而很讽刺的是,它们常被归为新时代一类的书。把金刚乘的教法商品化,并广为宣传,这实在是佛教历史中不可思议的悲惨状况。

近年来金刚乘的复兴和大发扬,是真的吗?好的吗?这非常有问题。在西方国家里,似乎主要把金刚乘用来核准烦恼和由烦恼衍生的一切行动;在东方国家,人们则把金刚乘当成可以魔术式地调整轮回、让他们满意的一种方法,持诵真言是为了致富、有权力、长寿与生意兴隆。许多这种商人以欺骗别人达到成功,间接上,金刚乘的修行被用来骗人——这种动机可以从灌顶、真言、手印和其他事物的渴望中看到端倪。这种对金刚乘教法肤浅而迷信的滥用,是一种对世俗权力与立即的满足渴望,而非企望成佛的征象。在这些以及其他谬误中,金刚乘正走向毁灭。

为同性恋辩

这篇文章起初是因某论坛上的辩论而发,整理时有删改,以使它能独立成文。此辩论的缘起是有人发帖抨击同性恋现象,大获称道,并举索多玛和蛾摩拉故事,以褒奖其“义举”必为上帝赞赏。而我却认为如果天使们化身为女,被一伙异性恋的男人轮暴,则此城被天火毁灭也计日可期。所以就有了下面的文字。原文是逐条讨论对方已立观点,并非全面讨论性伦理,因此谢绝断章取义。

 


 
我仔细地想了一下子,人们反对同性恋的原因是什么。我不想使用“天理”这种很大的词,因为没有什么地方记载着天理,天理是人类制定的:但丁依照天理,把穆罕默德放进了地狱,而霍梅尼同样依照天理,把拉什迪缺席判处死刑。我只想从具体的东西,与同性恋现象不构成循环论证的事物来谈这种现象。有几个很好的理由,你不须看下面的内容,因为这个是我所不能讲道理的范围:

一、我就是讨厌同性恋。异性恋是天经地义,有什么好说的……人人有自由,我尊重。如果不喜欢思考,我不勉强。
二、同性恋反自然规律,反伦理道德……一种现象既然出现了,背后必有支撑它的自然规律。“伦理道德”是个变化扩展的概念,没有定式。在一些国家,同性恋早已是伦理道德所容纳的范围。如果你认为伦理道德是恒常绝对的,请绕道。
三、经典句式:如果大家都同性恋,世界就完了……事实上,只要大家都去做一件事,世界就会完蛋,比如大家都去做医生、做教师、或者都去做总统。世界现在还算安全,就是因为大家如此不同,没有一致同意去做一件事。如果你认为性倾向会传染,请别在这篇文章上浪费时间,快出门去,多带几个放心的哥们姐们,把那些该死的同性恋感染回社会的“正常轨道”。

我已看到的反对同性恋的理由或传说有:

一、从同性恋的结果来看,同性恋不可生育,消极对待自然选择。
二、从同性恋的表现来看,同性恋的性爱方式复用别的系统里的器官,不卫生。
三、同性恋者收养的孩子会变成同性恋。
四、从即是结果也是表现来看,同性恋没有婚姻形式,不能组成稳定的家庭。
五、同性恋的人类是异性生殖的产物。
六、动物界里不存在同性恋。

一、坚持独身观点的人和某些宗教的信仰者一辈子不结婚,但是人们对他们似乎不太指责。同性恋者从生理上讲,是有生育能力的,只是不愿意和异性进行性行为而已,我不太相信异性恋的自豪感是来源于其生育了数量很有限的几个后代。不生育就是罪恶的话,那么避孕套,节育环都不应推广——在一些国家,这些工具确实是“反伦理”的,请这些工具的使用者体会一下自己被放在“反伦理”位置的感觉吧——对于人们说的,避孕套和节育环是优生措施,我持保留态度,理由很明显:你无法预知这次做爱时,是哪个精子能夺头筹,甚至能不能遇到卵子也很难说。以我之所见,这也就是人们在不想生孩子的情况下追求快感的工具罢了。统计说年轻夫妻一周有两到三次性生活,我个人认为可能还要多,但是生孩子能生多少个?房事在古代中国被委婉地称为敦伦,以我个人妄度,应该是敦夫妻之伦,而非父子之伦。我觉得性生活,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之间进行,主要目的都是取乐,而非承担兴旺人类物种的使命。
猛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