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伦理 ’ 标签归档

万人搜救十九人是否值得

我们都知道有一架救灾直升机在映秀附近失踪了。听到这个消息很难过,也希望飞机上的人们能够运气好些,不要和山体正面对撞,要是能直接软着陆在树林上方就更好了。还好,目前还没有听说哪里有大火,就说明也许还没有太惨烈的事情发生。为他们祈祷。

不久就又得知万人搜救的消息,又听说出动了更多的直升机拉网式搜寻失踪者。我听到这个,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所谓救援,前提是相对于被救者,施救者的风险极小,或者完全没有风险。我不想做乌鸦嘴,但是如果前去搜寻的直升机也掉下来了呢?……由于没有证据表明,前 往拉网式搜寻的那些直升机比已经失踪的那架高明些,这就更加让人担心。另外,还有许多人步行在深山老林中进行徒步搜救。在余震不断,到处崩塌滑坡泥石流的 汶川地区,如果再出意外怎么办?如果出事的概率是百分之一(这个数字在目前的汶川地区算是乐观估计了吧),万人搜救的风险也是相当高的。

我记得邱仁宗先生在他的一部医学伦理著作里这么说(大意如此):任何人都有要求生存的权利,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果把这句话改成:为了一个人的生存,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那么,对其他同样要求生存的人们来说,就是不公平的。

外星人

地球名片:安装在先驱者10号及11号上的镀金铝板

地球名片:安装在先驱者10号及11号上的镀金铝板

有没有外星人(生命),是个好玩的话题。这些外星生命是不是我们的好邻居,是个不太好玩的话题。

看看地球上的人类自己吧:想象有一天,我们发现了火星上有生命的迹象,我们会做什么?比如说,当“勇气号”在火星表面上四处刨坑时,忽然看见一个小不点的火星生命在面前的地面上蠕动,看起来毫无智慧。呣……这个小不点走得不快,探测器可以追上它……看起来装在标本盒里大小还挺适合……你认为NASA会放过它/他/她么?

如果我们有了亲临火星的能力,当我们的飞船悬停在这颗红色行星上空时,我们真的能保证,静静地欣赏一会儿下面的丛林(或街市)、再做上几首诗就打道回府么?我们真的不想知道火星生命的身体结构和繁殖方式么?我们真的不会用采集标本或解剖的方式来探求答案么?

当“勇气号”在火星表面走走停停,东张西望,分析大气和土壤的成分,寻找水的迹象时,我们真的能够不带一点私心杂念地相信,它不是在研究人类移居火星的可能么?

我不知道外星生命的伦理是什么样的,但希望不是像现在的人类这样的。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你是那个被探测器判断为毫无智慧的蠕动的生命,或是那个被外星生命俯瞰的城市居民,或者晚上散步时发现,自己的花园里有一台来历不明的小机器在吭哧吭哧地刨坑掘土……

旅行者金唱片 《The Sounds of Earth》 《地球之声》

旅行者金唱片 《The Sounds of Earth》 《地球之声》

1977年,当旅行者金唱片随着两艘旅行者探测器一起升空时,它携带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向地外文明(如果存在的话)表达的一段讯息。我希望这段讯息的捕获者采用一种恬静的方式找上门来,或者(最好)和我们相忘于星际:

We cast this message into the cosmos… Of the 200 billion stars in the Milky Way galaxy, some — perhaps many — may have inhabited planets and space faring civilizations. If one such civilization intercepts Voyager and can understand these recorded contents, here is our message: We are trying to survive our time so we may live into yours. We hope some day, having solved the problems we face, to join a community of Galactic Civilizations. This record represents our hope and our determination and our goodwill in a vast and awesome universe.

我们把这个讯息投放到宇宙……在银河系的二千亿颗星里,一些……希望有很多……有住人的行星或者太空旅行者的文明。要是其中一个文明捕获旅行者探测器并明白唱片里收录的内容,那么这就是我们的讯息:我们尝试在我们的时光里活着,或许有天会在你们的时光里活着。我们期望总有一天,解决了我们正面对的难题后,可以联合一起成为一个银河系文明。这张唱片代表我们的希望、我们的决心与我们的善意在这个浩翰的宇宙。

我看到的《首届“银河杯”拍砖大赛》

李银河李银河又挨砖了。

这次的起因是“换偶论”,新浪为此还特地开了个专栏,邀请网友参与《首届“银河杯”拍砖大赛》。

在拍砖现场的《序》里,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么描述的: “1月3日,李银河再次在她的新浪博客里提出‘是换偶,不是换妻’,此言论激起新年网络舆论第一浪。 新浪杂谈的网友,分成支持与炮轰两派,在论坛里唇枪舌剑,你拍我砸,非常热闹……”

看到这个标题,先是心里一怔:“是换偶,不是换妻”是对一种性方式的正名,就是说,李银河问大家:“凭什么不能说‘换夫’?” 这句话无非就是个关于女权的命题。在女权如此兴盛的当代中国,对此还有势力强大的炮轰派吗?

再看旁边的“热点调查”,则有如下条目焉:

  1. 您换偶过吗,想换吗
  2. 您怎么看待换偶行为
  3. 为什么有人要换偶
  4. 您认为李银河为什么提出“换偶”论
  5. 您如何看待网友对李银河的炮轰

抛开问题的内容不谈,单从措辞看,头四个问题句句提到“换偶”一词,显然已经承认这个词的恰当性了,那还辩个什么劲。 问题的内容跑题更是跑得厉害,要是改成“你作为妻被换过吗?你作为夫被换过吗?”就和这篇序相得益彰了。

出于好奇,我打开李银河的那篇博客瞧了瞧,一看就恍然大悟了。 原来她的这句“是换偶,不是换妻”只是个话引子,文章的主要内容是在认定“换偶”一词更加精密的基础上,来讨论“换偶是一项公民权利”的。 难怪有旗鼓相当的“支持派”和“炮轰派”了。 在这里,我把“支持派”和“炮轰派”这两个词打了引号,是因为我还不是很确定,他们想支持或炮轰的话题,究竟是不是李银河感兴趣的。
猛击阅读全文

性病和道德

看了一些关于各地因为输血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新闻。比较惹眼的几句话是,某某平时老实本分,怎么就得了艾滋病了呢…… 得了这种病,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在现在中国农村的大环境里,要说“没有什么病是不道德的”或许太阳春白雪了点——其实,官员们又有多少懂得这个呢。 说“爱心、宽容”大概算是不得已的下策,就是说,得病的人确实是犯错了,不过咱们应该原谅他们。这个是一派胡言,却还挺管用。

我觉得,把艾滋病归为性病本身就不严密。当初刚发现艾滋病的时候,欧洲和美国一片手忙脚乱,咱们也许是抱着看乐呵的态度, 以为这是道德沦丧的资本主义国家才会得的,自己很安全,于是很高尚地把艾滋病划为性病(其实性病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自己心里有鬼罢了)。 到了现在,却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病毒对人的道德水平似乎并不挑剔。可这时艾滋病的性病归类已经深入人心,骑虎难下了。

或许换个名字,把艾滋病归为“体液传染病”更好一些,一来缓解人们的道德压力,二来事实如此,“体液传染病”可比“性病”精密多了。

逻辑训练

假如有这样一个命题:克隆人是否会对他人造成可触及的损失?

我觉得讨论这个命题应该是安全的,因为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成年的克隆人,因此每个独立参与讨论的人,都是自然出生的,也就是说,都可以从旁观的角度来讨论这个,而不用夹杂着利害的心思。 另外我不想用“伦理”这种词,因为“伦理”太抽象,帽子的尺寸太灵活,以至于扣在任何人头上都很合适。 所以现在我只想从功利的角度来谈论这个话题。

之所以说“我觉得应该是安全的”,是因为还是有风险的,大致在于以下几点:

一般人的心思总以为,某人赞同什么,就代表某人想去做什么。 假如有人赞同克隆人,大家就很容易认为他有克隆自己的动机。 好比两年前,有一场关于性服务行业是否正当的讨论,正方攻击反方的主要突破口,在于“你认为性服务没问题,那么你肯定乐于提供性服务了?” 即使是非不论,稍微受过逻辑训练的人也知道这个推导过程是错误的,因为这个世界很丰富,和一种无缺陷的事物相对的事物,并不一定就有缺陷。 比如,精神健全的男人都会认为女性是个优秀的性别,但这并不代表世界上这么多男人都乐于做女人,因为男性也是个优秀的性别。

另外,预先弄明白一件事是不是合理,将来遇到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就知道该赞同还是反对。 即使思考的结果是“应该反对”,并不代表“想一想这事情都是罪恶”。 好比去商店买东西,一个商品的标价是十块,我想五块钱买下来,我就问售货员可不可以,如果她愿意卖,皆大欢喜,如果她不愿意卖,那我就把那东西放回货架上去。 但是如果我问一问,她就打电话叫警察来抓强盗,那就太荒谬了。

普通人的心思还认为,某人赞同什么,就代表某人讨厌其他的事物。 假如有人赞同克隆人,大家就很容易认为他讨厌自然出生的人类。 还拿两年前的那场论战来说,正方还有一个突破口,就是“难道那么多体体面面的行业还不如性服务?” 这个推导过程也是错误的,比如,任何精神健全的男人都会认为女性是个优秀的性别,但这并不表明世界上这么多男人就会讨厌男性,因为自己也是男性,讨厌的结果会引起自己的性别认同障碍的。

还有一个常见的推导,就是“假如大家都去……,那么这世界就完了”的句式,从而推导出这个事情是不合理的。 当然这个推导过程也是错误的,社会是有分工的,这世界上,不管一个职业是怎么好,假如大家都去做,那么这个世界肯定会玩完。 比如当美国总统是个相当有前途的职业,假如大家都去做,白宫就住不下了,就算住下了也不知道该听谁的才好。 男人(女人)是好的,假如大家都去做了男人(女人),就真的绝后了。 地球和太阳的距离很合适,以至于出现了生命,是自然的奇迹,当然很好,但假如其他的行星也都在地球的轨道上运转,那就会撞个稀烂了。

为同性恋辩

这篇文章起初是因某论坛上的辩论而发,整理时有删改,以使它能独立成文。此辩论的缘起是有人发帖抨击同性恋现象,大获称道,并举索多玛和蛾摩拉故事,以褒奖其“义举”必为上帝赞赏。而我却认为如果天使们化身为女,被一伙异性恋的男人轮暴,则此城被天火毁灭也计日可期。所以就有了下面的文字。原文是逐条讨论对方已立观点,并非全面讨论性伦理,因此谢绝断章取义。

 


 
我仔细地想了一下子,人们反对同性恋的原因是什么。我不想使用“天理”这种很大的词,因为没有什么地方记载着天理,天理是人类制定的:但丁依照天理,把穆罕默德放进了地狱,而霍梅尼同样依照天理,把拉什迪缺席判处死刑。我只想从具体的东西,与同性恋现象不构成循环论证的事物来谈这种现象。有几个很好的理由,你不须看下面的内容,因为这个是我所不能讲道理的范围:

一、我就是讨厌同性恋。异性恋是天经地义,有什么好说的……人人有自由,我尊重。如果不喜欢思考,我不勉强。
二、同性恋反自然规律,反伦理道德……一种现象既然出现了,背后必有支撑它的自然规律。“伦理道德”是个变化扩展的概念,没有定式。在一些国家,同性恋早已是伦理道德所容纳的范围。如果你认为伦理道德是恒常绝对的,请绕道。
三、经典句式:如果大家都同性恋,世界就完了……事实上,只要大家都去做一件事,世界就会完蛋,比如大家都去做医生、做教师、或者都去做总统。世界现在还算安全,就是因为大家如此不同,没有一致同意去做一件事。如果你认为性倾向会传染,请别在这篇文章上浪费时间,快出门去,多带几个放心的哥们姐们,把那些该死的同性恋感染回社会的“正常轨道”。

我已看到的反对同性恋的理由或传说有:

一、从同性恋的结果来看,同性恋不可生育,消极对待自然选择。
二、从同性恋的表现来看,同性恋的性爱方式复用别的系统里的器官,不卫生。
三、同性恋者收养的孩子会变成同性恋。
四、从即是结果也是表现来看,同性恋没有婚姻形式,不能组成稳定的家庭。
五、同性恋的人类是异性生殖的产物。
六、动物界里不存在同性恋。

一、坚持独身观点的人和某些宗教的信仰者一辈子不结婚,但是人们对他们似乎不太指责。同性恋者从生理上讲,是有生育能力的,只是不愿意和异性进行性行为而已,我不太相信异性恋的自豪感是来源于其生育了数量很有限的几个后代。不生育就是罪恶的话,那么避孕套,节育环都不应推广——在一些国家,这些工具确实是“反伦理”的,请这些工具的使用者体会一下自己被放在“反伦理”位置的感觉吧——对于人们说的,避孕套和节育环是优生措施,我持保留态度,理由很明显:你无法预知这次做爱时,是哪个精子能夺头筹,甚至能不能遇到卵子也很难说。以我之所见,这也就是人们在不想生孩子的情况下追求快感的工具罢了。统计说年轻夫妻一周有两到三次性生活,我个人认为可能还要多,但是生孩子能生多少个?房事在古代中国被委婉地称为敦伦,以我个人妄度,应该是敦夫妻之伦,而非父子之伦。我觉得性生活,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之间进行,主要目的都是取乐,而非承担兴旺人类物种的使命。
猛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