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摄影 ’ 标签归档

蜉蝣

蜉蝣的呼吸(或循环)

窗上停着一只蜉蝣,为它留下短暂生命的一段影像吧。仔细地端详这躯透明的身体,还能看到它的呼吸。

鸊鷉战白鹭

小鸊鷉用漂浮物隔离带做架子,又做了个浮巢。
爸爸带着俩娃出去,妈妈带一个在巢边玩。
扫荡食物的小白鹭顺着隔离带一路走来,小鸊鷉有点心慌慌。
“妈,它踩咱家房顶了耶!”
“嘘……别吭声,当心它吃了你!”
孩子爸:“这口气我没法忍!”
“再敢过来,左脚踩砍左腿!右脚踩砍右腿!” 

月合木星

窗外,月合木星。题图的三颗小卫星从左到右依次是一、三、四。木卫二紧贴着木星右边,融合在一起了。

偷蛋贼

头顶的白颊噪鹛飞来扑去,急声高叫,一群噪鹛在四周呼应,白头鹎也跑到高处发出串串警告声。仔细看了一会儿,一个黑影从白颊噪鹛的窝里抬起头来了,是一只赤腹松鼠,正在吃鸟蛋。 😭

白胸苦恶鸟

白胸苦恶鸟和它的孩子
白胸苦恶鸟和它的孩子

白胸苦恶鸟在水金英花丛里走来走去,后面跟着一个娃。只看到一个,太少了!我得再多来几次,确认一下。 ​​​​

北冕座R

北冕座R
北冕座R

北冕座R星最近忽然亮到了约5.8等(最暗时可达15等)。今儿大晴天,到楼顶去碰碰运气。在一片白茫茫的光污染中,凭借牧夫座大角星定了个大致方向,居然盲拍成功了,还抓到了一架正在飞进北冕座的飞机。从每闪两下的频闪灯,可以鉴定出是空客,不是波音。哈哈哈。

下图是上图的母片。起初以为左下角是一颗流星,后经蓝莓汁不懒提醒(流星应该是两头尖的光迹),用Stellarium查得,22:08-22:09过境的,实为哈勃太空望远镜。

北冕座、飞机、哈勃望远镜同框
北冕座、飞机、哈勃望远镜同框
Stellarium查询到的哈勃望远镜
Stellarium查询到的哈勃望远镜

再遇伯劳

棕背伯劳

路遇一只棕背伯劳,黑眼罩小屠夫,比起印象中的样子,今天这只算是在“吃素”,盯着空中的飞虫下嘴,没抓老鼠也不逮鸟。但它还是吓坏了附近的白颊噪鹛,有一只比较大胆的,爬到它下方树枝上,一声声地骂。

发现猎物后,从树枝上一跃而起

雏燕日记 05.25

几天没空去看它们,今天再去,已经燕去巢空。燕子的平均预期寿命四年,但愿它们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平平安安,不遇猛禽坏猫,个个无疾而终。

雏燕日记 05.22

今天再去时,小燕子还在窝里等家长喂。听门口店主人说,中午有两个娃出来,飞了几个短程,又回去了。我错过了这个场面,只看到它们在窝里继续练习扑打翅膀,梳理羽毛。家长喂得也不那么勤,有时飞回来根本不喂,就站在巢边看看,盘旋几周,还是惦记着引它们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