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闪光灯 ’ 标签归档

所见

雪

“等完成任务就掐死你”的喵星人

“等完成任务就掐死你”的喵星人

胡兀鹫

胡兀鹫

只是淳朴,并非搅基

只是淳朴,并非搅基

高山兀鹫和疑似草原雕

高山兀鹫和疑似草原雕

疑似草原雕

疑似草原雕

远远看到上图左下方这只,以为半个月没再见到的黑耳鸢回来了。放大了看,不像,尾巴相对于身体太小了。

以为是金雕亚成或某种鵟,到微博上请教了一下,应该是草原雕。

 

 

汉语课·摄影

描述闪光灯弊端的图示

描述闪光灯弊端的图示

今晚的汉语课主题是摄影,讲了光的折射、2f以外的凸透镜成像、光圈、快门、景深。很高兴的是小朋友都听明白了。图为给小朋友描述闪光灯弊端的图示。

致十一出游的单反们

larong-sunset-rainvirga

一爬上喇荣的西山,就看到支着三脚架等日落的各式单反,种种踩跨经幡,种种不听劝。
过了一会儿,西方飘来巨大雨幡,营造出美妙的风景。单反们却喊道:“雨来啦!撤!”瞬间跑了个干净。
尤其爆笑的是,雨始终没有淋到这里。

这说明,拯救傻冒需要很大的菩提心
这话是不犯戒的说法,犯戒的说法是:对傻冒无法治疗也无须治疗。

喇荣佛学院·雨幡

喇荣佛学院·雨幡

因此,致扎堆十一出来的人们:胸前挂着单反,手里拎着三脚架,也不能证明你们会摄影

那些迎面近距离拍人磕长头的:除非人家不在乎向凡夫磕头,或者把凡夫观为菩萨,否则会引发极大烦恼。看现场,还好那位修行人的道心很正。接下来的问题留给摄影者:你得消耗多少个大劫累积的福德,才能如此泰然地承受出家人的长头叩拜?
猛击阅读全文

博物馆摄影系列——拍博物馆的动机和器材的准备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阿耳忒弥斯·卢浮宫

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拍博物馆的展品?

首先有声音说:我不拍照,也反对在博物馆里拍照。我去博物馆是为了获取知识,体验美感。却没必要把这些体验带回家。实在要带回家的话,买博物馆官方的画册就行了,一定比民间的清晰专业。比如台北故宫博物院,就不让观众摄影,挺好的。

我钦佩这样的记忆力和不执着,不过稍微有个注解:很多博物馆摄影爱好者,是不可忽视的文化传播力量。除了同样的获取知识体验美感之外,他们对博物馆或展览的推广,甚至比官方做得还要专业:美,信息正确、丰富,启发思考,而且全程免费。

回到最初的问题来:为什么拿着相机去博物馆?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直接决定了你要使用什么样的相机。

你可能拿着相机围着展品转,为了研究展品每个角落的细节;
或者寻找全新的摄影角度,为了艺术和美的创作。
有可能一件件地无差别扫荡过去,为了飞速留住对这里的记忆。
有可能摆好剪刀手站在展品前,为了证明你来过见过(Veni, Vidi)。
还有可能“就是想拍”,拍完发个微博,就像饭前拍菜一样。
……

所有这些理由都对,不过我对“无差别扫荡”观赏模式有点话说。这种泡博模式介于认真型和休闲型之间,有点纠结尴尬。其实挺可惜的,一个人抱着价值不菲的相机,在展厅里一格一格地平移,每个展品前面来一张,眼睛不离取景器,连说明牌都不看一眼,相当于整个展览被照相机独享了。我提议看展的朋友们出了展厅之后能带出故事来,而不是猛贴照片,文字写:“这张名字忘记了,总之是名画。”

和我一道讨论这个摄影系列的国博的朋友这么说:

真的觉得他们太可惜了。宁肯看平面的,不愿意仔细观察立体的;宁肯看电子的,不愿意欣赏真实的。我觉得真正拍摄出好的有情感的有艺术性的文物照片的人,首先都是对拍摄对象有感情,仔细观察过的。所以咱们也应当提倡仔细观察,认真欣赏,在理解和热爱的基础上按快门。这也是咱们文物摄影爱好者和普通的专业摄影师或普通的摄影爱好者的最大区别吧。

猛击阅读全文

关于闪光灯的公益广告(一天被 @ 六百多次的感觉)

no flash

去年这个时候,和文博的一些朋友说起博物馆闪光灯太严重的问题,做了几则公益广告(之一|之二|现场劝告观众的实战),只在微博上流传,并未在现实世界的博物馆付诸实施。不料最近因为 @孔府旧藏服饰展 展厅观众用闪光灯太狠的缘故,被朋友翻出旧图并点名游街。二十四小时不到,广告被 @ 了六百多次。

虽然可以关闭 @ 通知,我还是很好奇大众的思路是怎样的,所以就任凭小黄签不停地弹出。看了看评论,基本上以“爱护文物,关闭闪光灯”出发。我为这些观众的甚高境界感到高兴,不过,他们作为博物馆礼仪的遵循者和倡导者,并不是这些广告的受众。“爱护文物、人人有责”这种口号,对于一些人有用,对于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都是很苍白无力的。

另外我也看到,很多给开闪的观众报以白眼的,或者冲过去教育他们别开闪的,多半会遭到恶语和白眼的回报。只能徒呼素质太低,无可奈何。素质低么?也许真有点低,不过这是现状,我们没办法一下子提升全民素质。虽然如此,对于实现“关闭闪光灯”这个小目标,还是有希望实现的。

所谓“君子喻以义,下句不敢说”,人为什么谈不拢?因为没有找到共同利益。

设计这两则广告的切入点,是考虑一下,用闪光灯的观众,他们关心的是什么?

他们关心文物么?不。
他们关心其他观众的感受么?不。
那么他们关心什么?
——关心的是照片或者“到此一游”的感觉。

那么,如果我们对他们说,使用闪光灯会对照片的质量、数量产生伤害,他们是不是愿意关闪光灯?
也许会。

闪光灯会影响照片的质量么?会。玻璃罩子上有个大反光,本来闪光灯算是个点光源,但玻璃罩子不是完美平面,而且上头有很多指纹、掌纹、头皮纹,这样就首先会拍到一个油腻腻的大光球。闪光灯一开,照相机就会默认减少曝光时间,展品就暗下来了,被闪亮的部位一片过曝的死白,其余部位漆黑一团。闪光灯和镜头不在一个位置上,会在展品身边留下一个微有恐怖感的鬼影。闪光灯会形成顺光拍摄,使被拍物体失去立体感。

闪光灯会影响照片数量么?会。一开闪光灯,几十张过去,电池小图标就唰唰地由绿到红了。

那么,我们就可以强调这两点,给出实例,让他们从爱护自己照片的角度出发,关掉闪光灯。不用说“爱护文物”,也不用解释为什么博物馆不欢迎闪光灯,如果可以把这些广告制作成小书签,进场时发放给他们,人对免费给自己的东西总是会多看几眼的,就可以省去很多口舌。

如果博物馆能够找到懂行的志愿者,时时在现场逡巡,通过实战来演示关闭闪光灯对照片效果的提升,那就再好不过。我本人是能劝一个是一个,其实很多观众是摄影盲,不知道怎么关闪光灯而已,并不是存心跟博物馆做对,不用鄙视他们也不用骂他们,友好地跟他们说“用闪光灯效果很差的,看我给你拍一个”,往往立竿见影,他们会求着你帮着关闪光灯的。帮他关闪光的时候,再拉家常地说“开闪光灯对展品也不好,而且人家会笑话你的相机不专业(注意不要说笑话他不专业)”,效果更佳。这尊喜金刚的效果对比图,就是在首都博物馆佛像厅做现场劝阻的产物,他拍出了上面一张,我就给他演示下面一张,顿时他就求着我了。场面和谐,欢笑道别。

当时这位观众跟进了两个问题。

使用闪光灯的真实效果

一、不拍展品的情况下,我怎么知道现在闪光灯是开还是关(这说明他已经不愿意用开闪的相机对着展品了)?答:对着地面随意拍一张,看看是不是闪了。

二、那什么时候应该用闪光灯?答:其实什么时候都不需要闪光灯,你眼睛看到了满意的光影,一开闪光灯,光影就改变了。我还放下手中的厚卡片,摸出包里的5D Mark II来向他证明这一点,相机上根本没有闪光灯。我知道这个回答很简短粗暴,但跟他讲——刑侦现场光线过暗时,室内影楼拍全家福时(且是用柔光闪光灯),和极亮的背景合影时(例如雪山)——就不是他用得着的知识了。

以上闪光灯效果均为PS获得,我本人还未敢在博物馆做实验。经@螺旋真理允许,使用了他的一张无意间开闪拍到的照片。印证了上面所预测的效果:大白球、死白、鬼影、顺光。只有“其余部分曝光不足”没有验证,现场本身就很亮,想必因为是瓷器,展方对照度没有控制。

变色的公司内刊

公司的内刊杂志:上面一本(被压着的那本)是放在天井大厅里的,下面一本是锁在我抽屉里的。五个月之后,兄弟俩的颜色对比。有机物的展品为什么怕闪光灯,你知道了么?

变色的公司内刊

变色的公司内刊

劝说博物馆观众关闪光灯实战成功

第一则“请关闪光灯”公益广告里所提到的劝说观众关掉闪光灯的案例,就用的这尊喜金刚。我在观众的身后看到了他拍摄的效果,跟上面这张PS图一样的,脑门上一个玻璃罩子的大反光及各色手印。佛像浑身一片死白。我就现场给他拍了一张下图的照片,他立刻把闪光灯关了。

公益广告:请关闭闪光灯

博物达人们对观众总怀有希望,觉得教导他们“爱护文物,人人有责”可以治本。而我想,从人们的贪心着手诱导,或许更快捷。这张书签可做成三折页,头两联是为了迅速攫取观众的视线,第三联试图从观众的私利入题,邀请他们来了解公益。

这个三联页必须作为单独的资料分发给观众,否则很难引起注意。第三联最下面一句话,有多少博物馆敢做出承诺?

公益广告:请关闭闪光灯

用“保护文物”来劝说观众勿开闪光灯,不会很奏效。开闪光灯的观众应该不会很在乎文物,而更在乎照片。所以,应该试图从照片效果的角度来劝说。所谓“君子喻以义,嘿嘿不敢说。”从这个角度出发,俺做了张公益广告。把这张图片做成一张双面书签,领票时发给观众,应该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

no 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