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单辨鸟

白头鹎

白头鹎

白头鹎:灰绿色背,黑脑袋后面一圈明显的白毛,叫的时候白毛还能一炸一炸的。外号白头翁、白头婆。白头鹎对于南方同学很常见,但最近北方挺暖和的,适应力极强的白头鹎在北方也扎了根。白头鹎是中国文化里很重要的一种鸟,“白头”给了人们不少遐想的空间。宋徽宗的《蜡梅山禽图》,画中的山禽就是两只白头鹎,题诗曰:

山禽矜逸态 梅粉弄轻柔
已有丹青约 千秋指白头

宋徽宗《蜡梅山禽图》

宋徽宗《蜡梅山禽图》

领雀嘴鹎 图源鸟类网

领雀嘴鹎 图源鸟类网

白头鹎的海南亚种的后枕白色不够明显,不过不妨碍它还叫白头鹎。

领雀嘴鹎:穿一身暗草绿军装,黑头,花黑脸,脖子围着半圈小白毛。它虽然是鹎科的,却长着比较厚实的雀嘴,所以叫做雀嘴鹎。

领雀嘴鹎的声音很悦耳,问的人贴图全都是关在笼中,可叹。

红耳鹎 图源鸟类网

红耳鹎 图源鸟类网

 
红耳鹎:很多人被红耳鹎的莫西干发型和耳羽的小红脸儿惊艳,所以它的上镜率特别高,而且基本上不开大图也能认出来。只要头顶高高竖起一簇黑毛,白白的小脸蛋上方挂一点红,那就是它了。红耳鹎的小屁屁是淡红色的,也很抢眼。

 

松鸦 图源鸟类网

松鸦 图源鸟类网

松鸦:驼色羽毛,翅膀上有不会误认的白蓝黑镶嵌画,嘴角有一道不会误认的、朝下延伸的粗重黑毛。这也是不开大图辨认系列的成员,哪怕只拍到翅膀都行。有人说听到这鸟像猫一样咪咪叫,就更对了。

松鸦的亚种分化挺多的,头上颜色差别挺大,但翅膀上的白蓝黑镶嵌画和嘴角的黑毛都不会变,抢单可放心。

灰背伯劳棕背伯劳:凶猛的屠夫鸟,嘴尖都自带小钩,不管哪种,都好像戴着海盗一样的黑眼罩。虽然伯劳还有很多种,被问到的基本上就是这俩。像它们的名字所说的那样:灰背灰翅膀的是灰背伯劳,棕背棕翅膀的是棕背伯劳。棕背伯劳有灰脑袋和黑脑袋两种配色。

 
问伯劳的人通常还反映说,这鸟把它们家小鸟给吃了,这真是太正常了。还有人拍的场景是伯劳站在带棘刺的树枝上,嗯,这是它们固定猎物尸体的地方。

白颊噪鹛

白颊噪鹛

白颊噪鹛:灰褐色的小白脸,地上地下嘘嘘溜溜地跑来跑去,上树也是喜欢顺着树干往上爬,在树枝间麻利地跳来跳去。那动作,那配色,远远看着就跟一只松鼠似的。

黑尾蜡嘴雀黑头蜡嘴雀:这两种蜡嘴雀厚实的嘴型很容易把它们从其它鸟类中区分出来,剩下的问题就是区分黑头和黑尾。乍一听名字,“黑头”应该头部显得更黑些,或者头部黑色更多些,其实不是的。黑头蜡嘴雀的头部黑色以眼睛为限,而黑尾蜡嘴雀的头部黑色能越过眼后。

 
两种蜡嘴雀还有其它区别:黑尾收拢翅膀后能看到两个白斑,黑头只能看到一个。黑尾雌雄异色(雌性灰头,但确保“黑尾”),黑头雌雄同色。最简单可靠的办法是看嘴尖:黑尾嘴尖黑色,而黑头整个嘴全黄。

紫啸鸫 图源鸟类网

紫啸鸫 图源鸟类网

紫啸鸫:这种名字很武侠的鸟,长相也酷炫得很,一身蓝紫色亮片。问这种鸟的人很多,还常常是握在手里问。但我从来没见过,真是很羡慕。

紫啸鸫的嘴有两种颜色,黑色和黄色。有时回答“紫啸鸫”后,会有人自行搜图对比确认,而怀疑答案的通常是因为看到嘴色不同。另外,还有个单独的种叫做台湾紫啸鸫,区别在于台湾版身上只有辉光而没有亮片。

下面要提到的三种“椋鸟”其实和前面提到的八哥系列都属于椋鸟科。放到这儿才说它们,是因为它们的出镜率不如那些高,而且名字里不带“哥”。

 
灰椋鸟:全身灰褐色,脑袋给人一种两鬓斑白又精心梳理过的感觉。
丝光椋鸟:身子淡蓝灰或淡褐,头颈全白,和名字一样,泛着丝光,煞是飘逸。丝光椋鸟和灰椋鸟常常混居成一个大群活动。
黑领椋鸟:脖子上围着一圈黑毛,眼睛周围裸露黄皮,背和翅膀白褐斑驳,活像一个得了白癜风的家八哥。问黑领椋鸟的,上传的照片通常都是笼养,唉唉。

白腰文鸟 图源鸟类网

白腰文鸟

白腰文鸟:厚实的灰色嘴巴,穿着深褐色白条纹西装,这是我对白腰文鸟的第一印象。

问白腰文鸟的,展示的通常都是小鸟晕厥倒地的样子,猜想是这个春节南方降温过猛,小鸟体力不支。

另有一种穿白条纹西装的,但个头比白腰文鸟大多了,是小鸦鹃。

小鸦鹃 图源鸟类网

小鸦鹃 图源鸟类网

小鸦鹃:被拿来问的小鸦鹃通常经历都很悲摧——被狗在草丛里擒获的。这种鸟头颈暗黑,嘴喙强劲下弯,表情严肃,翅膀和背部棕色,头颈和翅膀上有一丝丝的白色条纹。

小鸦鹃和下文要提到的褐翅鸦鹃长得挺像,如果贴图的画质太感人,通常不易区分。好在两个都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劝人为它养伤、放掉、别吃,都比较有底气。

褐翅鸦鹃 图源鸟类网

褐翅鸦鹃 图源鸟类网

褐翅鸦鹃:模样和小鸦鹃差不多,但个头大、嘴巴更粗壮(没有参照物则没法看明白以上两点),眼睛血红(这是很重要的判据),丝状羽不明显甚或没有。

褐翅鸦鹃和小鸦鹃都是杜鹃科的,如果看它们的脚,都是两趾朝前,两趾朝后。

 

页面: 1 2 3 4 5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