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天文 ’ 标签归档

日偏食

在成都,今天日偏食的可见时间是18:46到19:27。本来想科学一下,每两分钟拍一帧做动画,结果刚刚拍了六帧,就来了一片几十分钟也散不去的浓云……放弃科学转文艺。太阳沉到云中之前的倒数第二张,离成都的食甚只差6分钟,而且画面里出现了飞机!挺好,不遗憾。

月合毕昴太白

月合毕宿太白

四点半上楼顶看月亮。按下电梯按钮后,听到下面电梯门开合,还有高跟鞋的橐橐声。坏了,有人上来,还是个女生,一会儿在我这层停下来时,会不会吓死她。默默地把长焦从身前移到身侧,别让人以为我端着枪。饶是如此,电梯门打开时,里面的大姐还是吓得喊出来了。可我要是躲着不进去,她又会以为闹鬼…… ​​​​

月合毕宿五

月合毕星团

月合毕星团合金星

月合毕星团合金星,昴星团

月合毕星团合金星,曙光

月合毕宿五合金星,醒来的成都

超级月亮

“超级月亮”

“超级月亮”

和2013年6月23日的“超级月亮”大小对比

和2013年6月23日的“超级月亮”大小对比

和2011年12月10日的“一般月亮”大小对比

和2011年12月10日的“一般月亮”大小对比

严格地说应该是“超级满月”(月球每个月都会过一次近地点,未必是个满月而已),其实“超级”也只是个休闲称呼啦,多大算大呢?

虽然被称作“超级”,它在天上孤零零的,没有参照物,已经感觉不到大了。但可以和过去的月亮比一下。22:40,赶在云上来之前,突破了34’,超过了2013年6月23日的视直径(33’45″,图二)。再放个一般的满月大小(图三),对比一下。

虽然网上吹得神乎其神,说下一次要等到2034年,其实超级满月并不稀奇,上个月(10月17日凌晨)刚刚发生过一次,下个月(12月14日)还会再有一次,都是视直径超过33’的。所谓“等到2034年”,指的是“如果想突破这次的大小,要等到2034年”。今年之后,下一次“超级满月”是2018年1月2日,和这次的大小几无区别。

比超级满月更珍稀的是超级新月,就是说,月亮超级大,而且在最不该看到的时候看到它!2009年7月22日长江流域日全食时,就是超级新月,估计许多人这辈子再也见不着这样的黑色大月亮,而我侥幸见到了。

土星冲

土星 2016.06.05

土星 2016.06.05

刚刚经过冲日点两天半的土星。2016-2017年,土星光环倾角极大,椭圆小草帽的模样十分明显。

太阳黑子AR2529

太阳黑子AR2529 蓝点示意地球大小

太阳黑子AR2529
蓝点示意地球大小

今天下午天气短暂地晴好了一阵,抓紧时间拍了一下太阳黑子活动区AR2529——随着太阳自转,它移到了太阳圆面靠中间的位置。图中的蓝点示意地球大小,可以领会到这个黑子活动区是多么的巨大!

太阳黑子AR2529 蓝点示意地球大小

太阳黑子AR2529
蓝点示意地球大小

水星凌日的可见范围

水星凌日的可见范围

水星凌日的可见范围

2016年5月9日将发生水星凌日。水星进入太阳圆面时,是中国的傍晚,甚至东部的省市早已日落。图中所示的地区,能够看到水星完全进入太阳圆面的过程。越往西走,看得越久。错过这一回,下一次是2019年,再下一次是2032年。水星离太阳近,凌日不算太稀奇,金星凌日这辈子却再也看不到了。

木星合火星及四星并出

坛城上的木火相合与金星

坛城上的木火相合与金星

木星合火星。恰巧金星也在附近,东方天空一时绚烂。10月26日,木星合金星,11月3日,金星合火星。这期间三颗行星互相穿插,将非常热闹好看。

用长焦拉近木星,还可以看到它的卫星们,图中自上而下的三个亮点,分别是木卫一、木卫二、紧贴在一起的木卫三和木卫四。为了便于理解这次木星合火星的视觉距离,我在右下角放了个等倍的月亮。

木星合火星

木星合火星

东方泛蓝时,刚刚过了西大距的水星也来亮了个相。四颗行星同现东方,在我的知识库里,也快赶上公元前1953年的那次旷世黎明了。

金木火水齐现东方

金木火水齐现东方

有车停在我背后,问我哪儿看日出。我说因为东山的原因,喇荣只有日升,没有日出,还不如留在这里看四星齐现的盛景。她们不信,说“别人拍过喇荣日出的”,开车去别处打探了……好吧。

水星

水星

水星

新月和水星,2015年5月19日

新月和水星,2015年5月19日

肉眼并没有看到水星,西方的天光和下面的坛城都太晃眼了,但我知道它在那儿。一个月后检视照片时发现,确实拍到了。

初试望远镜

月亮 2014-03-17

月亮 2014-03-17

土星 2014年3月16日

土星 2014年3月16日

太阳黑子的浓淡层次,2014年3月18日

太阳黑子的浓淡层次,2014年3月18日

月亮 2014-03-18

月亮 2014-03-18

晨昏线上的一串环形山 自下而上:Langrenus, Vendelin, Petavius, Furnerius

晨昏线上的一串环形山
自下而上:Langrenus, Vendelin, Petavius, Furnerius

危海,两个小撞击坑Picard(左)和Peirce(右)

危海,两个小撞击坑Picard(左)和Peirce(右)

巴洛镜-佳能单反转接环

巴洛镜-佳能单反转接环

UKON电子目镜

UKON电子目镜

天文望远镜的目镜和适配器

天文望远镜的目镜和适配器

10毫米目镜

10毫米目镜

20毫米正向目镜

20毫米正向目镜

2倍巴洛镜

2倍巴洛镜

美图里的天文硬伤

常见到做系列图——如四季、十二月、二十四节气——里,使用星、月等天体作为画面构成元素的,美则美矣,却有硬伤。有些后期制作的图,在熟悉天空的人们眼里看来,十分别扭。这里举例说明,希望能对制图人有所帮助,让自己的图片更加浑然天成。

下面这四联图是从@呼吸不能说-breath制作的《月相·朔策》里挑选出来的:

《新月》是一个人站在汀洲上,水中倒映着繁星和一弯新月,很美,但是这样的月亮不可能出现。月球是被太阳照亮的,所以它发光的一侧永远对着太阳。如果新月的倒影弯向右下方,那么太阳的位置在哪里呢?必然是在高于月亮的天空中了。这样的大白天,是看不到新月的。

《渐盈凸月》的雪山,真实的光源是在左上方,所以能看到那样的明暗阴影。而月亮却被P到了右边。这就不是天文知识的事儿了,是素描基本功的问题。这幅图应该是用一张白天的照片加工出来的。

moon-phase-breath

《满月》就有点惊悚效果了。熟悉北京的人们一眼就能认出,建筑是著名的午门,坐北朝南。图片意味着月亮出现在正北方的天空,清宫鬼片的开头。从左侧建筑的阴影能判断出,这也是一张白天的照片加工而成的,拍摄时间应该在下午一两点左右。

猛击阅读全文

页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