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白鹭 ’ 标签归档

惊蛰

IMG_7828

湿地公园

灰喉鸦雀

灰喉鸦雀

我正在拍湿地公园里的一丛再力花(Thalia dealbata),一只色彩鲜明的袖珍小鸟飞落在花柄上,啄食了几口花,歪着脑袋看看我,道:“唧!”

起初以为这是棕头鸦雀(Sinosuthora webbiana),再细看它的小脸蛋,棕色不够,是只灰喉鸦雀(Sinosuthora alphonsiana)。也有说灰喉鸦雀是棕头鸦雀的一个亚种的,长相确实挺容易混淆的。

再多说几句灰喉鸦雀,它的拉丁文学名曾叫Paradoxornis alphonsianus,深入研究DNA后,Paradoxornis属被拆分,灰喉鸦雀学名变更为Sinosuthora alphonsiana。英文维基百科中,以上两个名字都指向同一篇Ashy-throated parrotbill;另外,Parrotbill(鸦雀)的正文写道:

Later studies found no justification to presume a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all these birds, … As names like Paradoxornis paradoxus – “puzzling, paradox bird” – suggest, their true relationships were very unclear.

博主译:新近的研究发现,无法认定所有这些鸟之间存在密切的亲缘关系……如同Paradoxornis paradoxus名字——“迷惑的、矛盾的鸟”——所暗示:它们的亲缘关系很不明确。
博主注:Paradox意思是“矛盾的、悖论的”,Ornis是拉丁语的“鸟”。

小鸊鷉

小鸊鷉

还没脱掉繁殖羽的小鸊鷉(Tachybaptus ruficollis)正训练两个孩子抓鱼,它抓住一条鱼逗弄孩子过来,孩子游近时丢到水里,孩子抓到后它就抢走再丢,如果鱼逃走了它就亲自扎猛子抓回来,最后孩子吞吃掉被折腾死的鱼。嗯,为身心同时饱受摧残的鱼点个蜡。

小鸊鷉培训孩子捉鱼

小鸊鷉培训孩子捉鱼

顺便说一下,如果有孩子喊“鸭子!鸳鸯!”可以告诉他这叫做“小鸊鷉”,不是鸭子,不是鸳鸯,和鸭子鸳鸯大雁天鹅这一伙的关系就是它们都是鸟。如果这些词是大人先喊出来的,或者孩子开口后、大人的言语也确认了这是“鸭子、鸳鸯”,就不用告诉他们了。

苍鹭

苍鹭

打架抢鱼的苍鹭

打架抢鱼的苍鹭

公园里有个比较大的水域,至少看到了苍鹭(Ardea cinerea)、小白鹭(Egretta garzetta)、夜鹭(Nycticorax nycticorax)这些鹭科鸟类。苍鹭照片比较多,我另开一个博文贴照片。

小白鹭

小白鹭

我正在拍这只小白鹭在再力花上荡来荡去站立不稳的窘态,它忽然迅雷不及掩耳地扑到水里,口衔一条鱼飞走了。似乎告诉我:“看,我真的不是掉下去的。”

猛击阅读全文

白鹭

白鹭

白鹭

昨天在河边看到一对白鹭,可惜没带给力的相机。今天带了大炮进城,就拍得很清楚了,确认是小白鹭(Egretta garzetta, Little egret):黄色脚爪,喙根和眼之间是灰绿色(见下图的飞鹭照片)。它们涉水觅食,用脚在水里小心翼翼地踩踏,不时陡然回头侧耳,就像《飞屋环游记》里的狗听到“Squirrel!”一样,想是听到水里的动静了,不肯放过任何机会。

查了一下“白鹭”的英文维基词条,只说“The adult has two long nape plumes and gauzy plumes on the back and breast.” 并未说是“The male”,所以不能肯定垂有饰羽的就是雄性。

府南河现在很浅,连白鹭都能成群在水里趟着走。岸上有不少人停下来看,没有人打搅它们。

在城市里飞翔的白鹭

在城市里飞翔的白鹭

成都府南河里的白鹭群

成都府南河里的白鹭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