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鸟类 ’ 标签归档

白颊黑雁

有个自称初中生的问:“有一期《意林》上的白颊黑雁跳悬崖的文章是真实的吗?”他说他在同学的《意林》上看到的,他对同学说这应该是假的,却又有点心虚,所以来问。

答:

白颊黑雁雏鸟出壳几天后就要跳崖求生是真的。看Bilibili上的BBC《生命的故事》,第一个主题就是白颊黑雁雏鸟跳崖(2:40开始)。

从物理上来说,小鸟一般是摔不死的。有以下两个原因:

一、当物体的一维尺度缩小时,它的质量呈立方关系减小,而它承受冲撞的能力取决于其受力面的面积,面积以平方关系减小。所以,相对于其质量,小鸟抵抗冲击的能力(比起成鸟乃至人类的尺寸)实际上是增大了。这样说起来有点抽象,编个数字来解释一下:比如一个材料的抗压能力是10吨/平方米。用这个材料做一个横截面10米x10米的柱子,顶格设计它的质量为1000吨(再多就崩了)。现在,把这个柱子的一维尺寸按比例缩小,横截面变成1米x1米,那么它的质量就会缩为1吨(横截面缩100倍,质量缩1000倍)。而实际上,按照10吨/平方米的性能,这个小号的柱子还可以再加9吨负重才会垮掉。也就是说,等比缩小的柱子的抗压能力是大柱子的10倍。这也是昆虫的腿可以很细很细,而大象必须大粗腿的原因。沉重而腿细的长颈鹿是个极端设计,但毕竟它的身体比例不是大象的模样,比大象轻许多。

二、不能按照真空自由落体的公式来想象雏鸟的下坠过程,要考虑空气阻力。小鸟在空中受两个力:一个是重力,这是一个恒定值。另一个是空气阻力,这个值和小鸟下落的速度平方(在同样的姿态下)成正比。小鸟坠落的前一段,因为速度较低,重力大于空气阻力,这段时间,小鸟加速运动,空气阻力随着下落速度逐渐增加(小鸟的加速度永远低于重力加速度并且越来越低)。当速度达到一个值时(并未计算是多少,因为和小鸟的坠落姿态有关),空气阻力=重力,从这个速度起,加速度等于零,小鸟匀速下落。

阅读第二条时,也要考虑第一条。物体一维尺寸越小,其达到匀速运动的时间越短,峰值速度也越低。因为这个原因,阳光下看到的灰尘似乎可以永远漂浮在空中,而从高层跳楼的人类总是能顺利摔死,因为人类达到匀速运动的那个点来得太晚了,而且即使能达到匀速运动,那时的速度也已经太快了。

也要考虑雏鸟的下落姿态,成功跳崖的雏鸟翅膀和脚蹼都尽力张开,这样可以尽早进入匀速下落状态,并且下落的速度也不会很快。视频里,没能幸存的两只雏鸟,一只是跳错了方向(最后应该是饿死或被天敌擒获),另一只是被带了下去,姿态失控之后,不易利用空气阻力放慢速度,而且可能会头颈先撞到岩石而折断脖子。

猛击阅读全文

苍鹭

苍鹭

苍鹭

湿地公园里有一大群苍鹭(Ardea cinerea),外号“老等”的,总在等,有时是一只等,有时是一群等,站在水中、岸上、树上,一直在等。我到水边的时候它们已经站在那里了,我站到腰酸腿疼撤退的时候,它们有一些还没动过。我不叫老等,它们叫,所以我等不过它们也不丢人。

grey-heron-6

grey-heron-5

grey-heron-2

grey-heron-4

水里有很多鱼,个头还不小,在水中或岸边等到鱼的苍鹭会先把脖子45度伸直,确认是鱼后,奋力一扑,再把脑袋露出水面时,一条鱼已经到嘴了。鱼不会上树,所以树上的苍鹭通常等的时间不长,它们站在高处可以瞭望到整个水面,哪里热闹了,它们就起飞,缓慢从容地拍着翅膀,在水面上空兜几个圈子,确认猎物后就飞掠过去或者垂直下降,一头扎进水里。

grey-heron-9

我曾经以为涉禽是不会游或者不敢游的,看到苍鹭到深水区捉鱼,才颠覆了这想法。它抓到一条鱼,也不急着飞走,面对前来争抢的同类,它反正已经把鱼咽下去了,漂在水面上扑扇着翅膀对抗。

猛击阅读全文

湿地公园

灰喉鸦雀

灰喉鸦雀

我正在拍湿地公园里的一丛再力花(Thalia dealbata),一只色彩鲜明的袖珍小鸟飞落在花柄上,啄食了几口花,歪着脑袋看看我,道:“唧!”

起初以为这是棕头鸦雀(Sinosuthora webbiana),再细看它的小脸蛋,棕色不够,是只灰喉鸦雀(Sinosuthora alphonsiana)。也有说灰喉鸦雀是棕头鸦雀的一个亚种的,长相确实挺容易混淆的。

再多说几句灰喉鸦雀,它的拉丁文学名曾叫Paradoxornis alphonsianus,深入研究DNA后,Paradoxornis属被拆分,灰喉鸦雀学名变更为Sinosuthora alphonsiana。英文维基百科中,以上两个名字都指向同一篇Ashy-throated parrotbill;另外,Parrotbill(鸦雀)的正文写道:

Later studies found no justification to presume a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all these birds, … As names like Paradoxornis paradoxus – “puzzling, paradox bird” – suggest, their true relationships were very unclear.

博主译:新近的研究发现,无法认定所有这些鸟之间存在密切的亲缘关系……如同Paradoxornis paradoxus名字——“迷惑的、矛盾的鸟”——所暗示:它们的亲缘关系很不明确。
博主注:Paradox意思是“矛盾的、悖论的”,Ornis是拉丁语的“鸟”。

小鸊鷉

小鸊鷉

还没脱掉繁殖羽的小鸊鷉(Tachybaptus ruficollis)正训练两个孩子抓鱼,它抓住一条鱼逗弄孩子过来,孩子游近时丢到水里,孩子抓到后它就抢走再丢,如果鱼逃走了它就亲自扎猛子抓回来,最后孩子吞吃掉被折腾死的鱼。嗯,为身心同时饱受摧残的鱼点个蜡。

小鸊鷉培训孩子捉鱼

小鸊鷉培训孩子捉鱼

顺便说一下,如果有孩子喊“鸭子!鸳鸯!”可以告诉他这叫做“小鸊鷉”,不是鸭子,不是鸳鸯,和鸭子鸳鸯大雁天鹅这一伙的关系就是它们都是鸟。如果这些词是大人先喊出来的,或者孩子开口后、大人的言语也确认了这是“鸭子、鸳鸯”,就不用告诉他们了。

苍鹭

苍鹭

打架抢鱼的苍鹭

打架抢鱼的苍鹭

公园里有个比较大的水域,至少看到了苍鹭(Ardea cinerea)、小白鹭(Egretta garzetta)、夜鹭(Nycticorax nycticorax)这些鹭科鸟类。苍鹭照片比较多,我另开一个博文贴照片。

小白鹭

小白鹭

我正在拍这只小白鹭在再力花上荡来荡去站立不稳的窘态,它忽然迅雷不及掩耳地扑到水里,口衔一条鱼飞走了。似乎告诉我:“看,我真的不是掉下去的。”

猛击阅读全文

白头鹎

pycnonotus-sinensis-0

一天傍晚在城市公园里的水边花间看到一只白头鹎(Pycnonotus sinensis),太远太暗,G16只能拍出头图的效果。今天正惦记着换炮再去,阳台前的树林就来了一只。

下面第一幅图中,树叶上有很多虫瘿,为了照顾密恐读者,处理掉了。树上的小果子大多还是青的。这鸟儿的心情,大约就像七仙女去孙大圣看管过的蟠桃园似的。

pycnonotus-sinensis-1

pycnonotus-sinensis-2

pycnonotus-sinensis-3

白颊噪鹛

她老公好像走了哎……

她老公好像走了哎……

剧情好像是,单身狗想追求有夫之妇,然后人家老公出现了。

美女,来一发?

美女,来一发?

糟糕,她老公回来了!

糟糕,她老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