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红尾鸲

手绘北红尾鸲

北红尾鸲涂抹完毕。我知道……假如梅花要右下角那样苍老曲折,鸟和树的尺寸比例就应该是下图那样(梅花大小另说),但那样就看不清楚鸟了……我就不那么苛责自己了,权当画了个盆景吧……

中华攀雀

手绘中华攀雀


中华攀雀草稿

白额高脚蛛

在一只盒子里发现一套白额高脚蛛蜕下来的皮,环抱姿态的直径大约13mm。拿出来时没考虑到它很脆,折断了其左前腿,楞把断腿摆回去拍的(腿毛太浓郁,完全摆回去不可能)。图一看毒牙,图二看眼睛,图三把它翻过来,看蜕皮的出口。 ​​​​

后记:再细细看一番图三,才发现折断的实为左后腿。图二摆错位置了……怪就怪蜘蛛长得太小,不拍下来完全看不清。已经扔掉了,没法拿回来重新拍了……

白腰文鸟

手绘白腰文鸟

白腰文鸟绰号十姐妹,可我没力气画十只了……

白腰文鸟草稿

红胁蓝尾鸲

手绘红胁蓝尾鸲


红胁蓝尾鸲草稿

淡色沙燕

手绘淡色沙燕

手绘淡色沙燕起稿

2018

棕头鸦雀

手绘棕头鸦雀

普通鳾

手绘普通鳾


普通鳾(shī),经典姿态就是头朝下站在树干上。为了不被误认为是右图那样的鸟被旋转90度,又在远处加了晨雾中的一棵树。 ​​​​

普通鳾在中国有几个亚种,区别主要在胸腹部的毛色上,有纯白的,有白色只到胸部的,这儿画的是分布在华东华中华南、范围较广的sinensis亚种,白色只盖住喉部。

普通翠鸟

手绘普通翠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