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沟晓月

八十年前,抗战第七年。 ​​​​

波纹花蟹蛛

波纹花蟹蛛

房间里发现一只波纹花蟹蛛(Xysticus croceus),原物很小的(右下角放个原物尺寸),体长五六毫米,最长的前两对腿展开,得有十五毫米。 ​​​​

黄笙的分布范围

五代·黄笙·写生珍禽图

把《写生珍禽图》上的五种鸟——白头鹎、北红尾鸲、蓝喉太阳鸟、灰椋鸟、丝光椋鸟的分布范围叠加一下,画家黄笙的分布范围就出来了——确实可以印证他是成都人。树麻雀和白鹡鸰基本上遍布全国,没有使用参考价值。大山雀和白腰文鸟的分布完全覆盖这个叠加结果,所以也不需要了。

为特别认真的观众预留(往往比正文长):这是一篇刻舟求剑式的伪考证,从五代到现在,鸟的分布范围可能已经变了;黄笙也会到处走来走去,未必只生活在交集里面。 ​​​​

端午

色达

关心一下色达的拆建,想找个规划图,搜来搜去,只找到了@户外领队熊二 拍到的下图这幅。从规划图背后的房子——实为佛学院院长的闭关房——来看,这个“公告”在学院的一角,很色达特色哎呵呵。不过,放在这里也好,这里有许多拍全景的游客。他们的感慨,翻译过来就是“我最喜欢的,还是你一点就着的样子。” ​​​​

正好找到了两张角度相同的照片,合成一个动图,如题图所示,感受一下房子消失的瞬间。图片素材分别来自@贰楼后座在路上@KimKim蒙燕萍

拆建确实是按照规划图进行的。一方面,确实是出于安全和正规化所做的整理和建设。另一方面,整理和建设需要减少人数和房屋,就像当年的“下岗”一样。其结果就是,曾经住在里面的人,有一大半享受不到拆建带来的好处。他们感到苦恼也可以理解。

小诗

叵耐胡豆雀,叽啾一何繁。
心头恍惚事,不知对谁言。 ​​​​

手绘无名鸟

看到这么一段描述鸟的话:

石鸡 图源鸟类网

鸟撞在我家玻璃上,不知道是什么鸟。体长在20到30cm,浅灰色羽毛,红色嘴。喉部是白色羽毛,红色眼圈,眼前和贯眼纹是黑色的。尾下腹(覆)羽白色。

根据这段文字描述作个草图,真的认不出是个什么……

问问题的人最后传上照片来了,是只石鸡(如右图)——文字描述太抓不住重点特征了……

 

以前还遇到过一段这样的描述:

进山就在山路边的林子里看见这一群新来的中等体形的鸟。顶冠两边灰,中间黄(也可能不是这种配色,总之是三道纵纹)。嘴颜色很正的黄色。喉,颈至肩灰色,胸棕红色,下腹灰白色。背部上部的三角区域是棕底上布满黑,黄的点,很漂亮,往下的在翅羽中间一直到尾部的区域则是浅黄色的一道大纵纹。最主要的特征,是初级,次级飞羽是显眼的黑黄相间。 集大群,在林中地上食掉落的树籽,记得好像是本槐的树籽。

燕雀 图源鸟类百科

虽然看着很毛糙,上面这个图画得还是很走心的。起码,嘴形短厚,是根据“吃树籽”的描述来推测的。

我建议他去查查“鹀属”、“燕雀”、“金翅雀”、“黄雀”等词条,尤其要留意一下燕雀。结果他说,燕雀(右图)正是他看到的鸟。

云博滇国贮贝器

战争场面贮贝器盖,垓心的金甲骑士手举兵器的姿态,对已被击倒在地的敌人做最后一击,躺在地上的敌手并不认命,浑身绷紧,回望骑士,试图绝地反击。周围的交战双方兵士互有攻拒。可怜最后一图的无头男♂尸,OO都摔到了PP后面,死得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动物搏斗场面贮贝器,两头牛联手攻击一只虎(身有条纹),老虎的大腿根被牛角洞穿,很疼很疼的表情。树上观战的两只猴子和两只鸟已经看傻。

 

记梦

​记梦:依稀在多年前的公司,要给一顾客做售前演示。早先拜访时知道那老师脾气格涩,能劝动他上门来看很是不易。然后……人家电话里说已到公司楼下了,这边儿的仪器忽然呲啦呲啦响,隔着散热板看到里头可能是个电感打火花烧了,显示屏也漆黑。回头一看,那老师已经进门了……心一横,想:就是个梦嘛,与其修改仪器,不如直接修改老师。然后……下一个场面就是老师和销售人员握手告别,说回学校就下单。

敦煌